javascript多线程?

写不出什么有深度的文章,仅当笔记吧。

几行代码: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
  while(!window.loaded){
  //alert(‘loading’);
  }
  //alert(‘loaded’);
 –>
</script>

上述代码与常用的window.onload=function(){}理论上会实现一样效果,等待页面加载完成后执行后续操作。然而实际的运行过程中,这种方法会导致浏览器暂停响应或假死,不知你是否有遇到过在gmail加载数据过程中,偶尔也会有短暂的假死(使用buzz时尤为明显),无法对用户行为作出响应,也说明了js语言并不具备多线程的处理机制。

也许为了弥补单线程环境中的不足,javascript引入了诸如onclick()、onmouseover()、setTimeOut(),setInterval(),ajax异步请求处理函数等回调机制,回调机制类同操作系统中的中断响应,在发生异步事件时,CPU暂停执行当前程序转向其它的相应事件处理程序,待处理完毕后又返回到原来被中断处继续执行或调度新的执行过程。回调机制则利用了“延时中断”,js引擎在“预处理”回调函数时,加入一个延时中断信号,待触发回调函数时回到中断处执行。

模拟出来的多线程: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
function threadA(){
//do something
}
function threadA(){
//do something
}
setInterval(threadA,100);
setInterval(threadB,100);
–>
</script>

上述代码使用setInterval()函数,设置一个足够短的时间片间隔,模拟出轮换执行的两个”线程”threadA,threadB,虽然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多线程,却可以达到两个“线程”交替执行的效果。(如jsthread,一个允许JavaScript进行多线程编程的库)

以上大概就是自己一直把js多线程搞混的原因吧,虽然还是懵懂状态,但多少对其机制有了进一步了解,js很强大但也比较难掌握,有误解的地方还希望高手指正。

一点一滴培养你的气质

一:沉稳
(1)不要随便显露你的情绪。
(2)不要逢人就诉说你的困难和遭遇。
(3)在征询别人的意见之前,自己先思考,但不要先讲。
(4)不要一有机会就唠叨你的不满。
(5)重要的决定尽量有别人商量,最好隔一天再发布。
(6)讲话不要有任何的慌张,走路也是。

二:细心
(1)对身边发生的事情,常思考它们的因果关系。
(2)对做不到位的执行问题,要发掘它们的根本症结。
(3)对习以为常的做事方法,要有改进或优化的建议。
(4)做什么事情都要养成有条不紊和井然有序的习惯。
(5)经常去找几个别人看不出来的毛病或弊端。
(6)自己要随时随地对有所不足的地方补位。

三:胆识
(1)不要常用缺乏自信的词句
(2)不要常常反悔,轻易推翻已经决定的事。
(3)在众人争执不休时,不要没有主见。
(4)整体氛围低落时,你要乐观、阳光。
(5)做任何事情都要用心,因为有人在看着你。
(6)事情不顺的时候,歇口气,重新寻找突破口,就结束也要干净利落。

四:大度
(1)不要刻意把有可能是伙伴的人变成对手。
(2)对别人的小过失、小错误不要斤斤计较。
(3)在金钱上要大方,学习三施(财施、法施、无畏施)
(4)不要有权力的傲慢和知识的偏见。
(5)任何成果和成就都应和别人分享。
(6)必须有人牺牲或奉献的时候,自己走在前面。

五:诚信
(1)做不到的事情不要说,说了就努力做到。
(2)虚的口号或标语不要常挂嘴上。
(3)针对客户提出的“不诚信”问题,拿出改善的方法。
(4)停止一切“不道德”的手段。
(5)耍弄小聪明,要不得!
(6)计算一下产品或服务的诚信代价,那就是品牌成本。

六:担当
(1)检讨任何过失的时候,先从自身或自己人开始反省。
(2)事项结束后,先审查过错,再列述功劳。
(3)认错从上级开始,表功从下级启动
(4)着手一个计划,先将权责界定清楚,而且分配得当。
(5)对“怕事”的人或组织要挑明了说。
(6)因为勇于承担责任所造成的损失,公司应该承担。

PS:好文出处不明。

遥远的平静

越来越不能写,就码这么几行字还一拖一个多月,很多零零碎碎的笔记习惯了用笔记下。

今天发现张宴学长出书了《实战Nginx:取代Apache的高性能Web服务器》,很棒很为他高兴,祝他在事业道路上更上一层楼;

今天跟一高中同学聊天知道很多以前极少联系的朋友都过得很好,由衷高兴,翻看微博上的碎碎念,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大感触是对生命,它远比你想象的脆弱,这一刻身边鲜活的生命体下一秒也许戛然而止,每天朝九晚五的忙碌到头又是为何。

论文一直在延误,很对不起唐老师,这里我想感谢可敬唐老师,感谢她一直以来对我的教导,不仅是学术上的,还包括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真心的感激她,接下来的时间我需要也必须尽快的把自己论文完成;

脑中不停浮现的断断续续的想法,念头,一闪而过,而能如一而终的屈指可数,总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事将你逼得不得已;时间太仓促,放弃了年前这样那样的计划,待到大四,一切稳定下来再继续吧,暑假来临就意味着托福考试,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准备,托福不是英语过级你不会永远都是那只lucky dog;

这一学期的课程很多很关键,专业课学好,保证好的学习成绩几乎是每个前辈的忠告。论文完成后,有时间争取能把AnyCMS再完善,能给更好的体验,用在新版新闻网,这也许是鄙人在校期间最后的几个相对较重的项目了,把它们做好,姑且算对学校对曾经热爱并为之奋斗的这片土地有了交代。

碎念到此,愿诸位一切安好诸事顺利!

IxEdit-简化Web交互开发的JavaScript库

IxEdit是一个为简化Web交互开发而设计的一个js库,基于jQuery&UI库,用它可以快速敏捷的实现很多时下比较主流的交互效果,操作简便。

在使用它之前确认你的浏览器已经安装Google Gear,或者使用了Google Chrome作为默认浏览器。IxEdit目前放出的是beta版,使用上基本问题不大,生成的代码足够简洁,同时你还可以自行对代码进行优化。

想了解更多详细信息:

1.官方的用户手册 UserGuide(英文):

2.阿一前辈的视频教程(推荐)。

胜读十年书——陈大惠演讲(三)

我有一个熟话供养给各位,我们老祖宗教给我们,人贵自知之明。西方人不讲这套,他讲什么?无限制刺激你的能力和欲望,让你得到无限多。所以我们现在企业家的理念是什么?利益最大化,他要最大化,他没有一个顶级,只要是无限的多。这里面就出现了个什么问题?我就讲这句话我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理解,你有那么大的福报吗?这个话很重要。你当父母的,当爷爷奶奶的,如果你要是不把这个话常跟自己的孩子讲,那你纯粹把他往火坑里推,把他往灾难里头放。福报,我们讲是一个结果,它是一种结果,你看有的人他一提拔上来,好,现在是从一个县长提拔到当副市长,一提拔当年就出车祸死了。而有的人是一提拔上来马上就是癌症爆发,然后当年就不行了;有的人是一挣到钱一多,马上他灾难就出现了。这跟我刚刚讲的历史上的,那是真正的史料,那不是传说,当年就死。为什么?所以中国古人告诉我们,还是讲温良恭俭让,其中一个什么?福报,福报就是我们的享受。譬如我吃得好,我穿得好,我能有一万的不穿一千的,能吃十万的我不吃两万的,这些都叫福报。中国人讲什么?惜食,珍惜的惜,食物的食。惜食、惜衣,就是我们穿的衣服,你要珍惜它,不为惜财,不是让你去爱惜钱财,人贵惜福。惜食、惜衣、不为惜财,人贵惜福,你得积攒自己的福报,这个话可不是封建糟粕、迷信,你可以以身试法。
有人说陈老师,你讲的我不相信。四个字送给你,「以身试法」,你去试,这个法就是规律,自然规律,身就是你的血肉之躯。你可以拍拍自己血肉,那个身体是你自己的,身家性命是自己,你自己去试,不勉强你。不相信,不愿意接受就算了,你可以走西方那条道路,可以。中国老祖宗历来讲的,你这个人没有那么大的福报,不要去争这个官,你不要去争那个职位,你不要去要那个钱。所以过去有一句话,「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个道太重要了。生死存亡,你们自己看这个新闻,黄光裕弟弟还是哥哥,都被抓起来了,都被逮捕了,钱很多。过去我们听说过是赌钱,而且还有一次好像是做房地产,一下子赔了之后,当天晚上头发全部掉光,那可以说那个细胞简直就已经坏到极点,他是看不到。人的压力就那么大,你能说他是在享福吗?他有一百亿,他有一万亿管用吗?最后还不是抓起来。抓起来的原因是什么?现在这新闻已经报出来,涉嫌炒作股市。你以非法的手段,去要那些你命里头装不下的东西,你这不是惹祸吗?所以过去中国古人讲门当户对,不是封建迷信,咱们家娶不起那样的媳妇,装不下,这个话是有道理的。这个我们不能把它当作老人讲的,这个没有道理的话,真的有道理。所以有些事儿我们要掂量。

所以《弟子规》里讲什么?讲「上循分,下称家」,循分是本分,称家,你是那个身分吗?现在的学生、孩子不是那样,他不管他是什么身分,我就要最好的。你一分钱不赚你就要最好的,谁教的?电视上教的,社会在教,家长也在教,老师也在教,攀比,家长都鼓励,妈妈明天给你买个更好的压倒他。你看看完全是错误的。所以孩子不知道享福太多了,会怎么样?我们老祖宗讲的会折你的福报。好朋友我是亲眼所见,她四十二岁就走了,癌症,走的时候很。她在走之前说了一句话,她对着窗口讲了一句什么话?她说「我的福已经享尽了。」你看,这多自然的话,她懂,她知道晚了。她一家人住五层楼,楼上三层,地下两层,四个保姆,锦衣玉食,她的好车我真的是叫不上名字来,人怎么能这样!这样生活你有多大的福报?不能这么弄!你这么刺激消费,你这么去享受,寿命也是你的福报,折寿。所以有人讲这是真的吗?我说是。为什么过去老人给你鞠个躬,你马上就得给他跪下,过去古礼讲什么意思?折寿,你赶紧要给老人鞠两个躬。你跟老人吵架折寿,绝对折寿,跑不掉,你的寿命大幅度折损,你说不相信,那你就试试。我只是举一个简单的例子。

所以我们老祖宗教给我们什么?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该享受的享受,不该享受看都不要看,想都不要想,那是人家的。现在我们不是了,现在我们是开着宝马,看着那辆那个好,奔驰(奔驰)的好,开奔驰的那个好。能没有灾难吗?为什么年轻的去世的这么多?他该活九十,三十就走了;该活八十,四十就走了。为什么这么年轻就走了?很深的道理,我在这一、二个小时讲不清楚,那得需要时间,但是我知道这个结果,我会汇报给大家的。这是规律,你不要羡慕看他们家的孩子也在法国,吃穿住用都是最好的,都是名牌,穿得最好的。所以有人向我提个问题,陈老师你说了半天,这个福报到底是什么?我得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么大福报,我才能去受用这些。名,刚才我就讲你出大名也是福报,那也折损你的福报。年轻的女孩子,她们跟我讲,网上两个女孩子十四岁,网上公布了,中央电视台还报了,申明她们两个是贱女孩,然后怎么样?她们要成名。就跟包装公司的老总陪着他去睡觉,然后让他包装,自己要挣多少,就是这么想的。很快我就能成为明星,就能挣一百万。我还是想往前一个主题,她这个价值观是西方的,不是我们老祖宗的,不是传统文化。这个孩子如果是你们家的孩子怎么办?所以有人讲,他说我跟他们讲的时候,他们夫妇两个笑嘻嘻,觉得绝对不可能。我说我可以告诉你,这两个孩子的家长,在他们孩子小的时候,她们父母也不认为会有今天。你认为不可能,是,你等到发生了那你怎么办?孩子还能救吗?这一辈子毁了。

所以说他们就问,说这个福报到底是什么,我才能够受用这些名、利,衣食住行,这都是福报、享受,我怎么来掂量?中国古人讲这个真正讲是什么?两个字德行。你有没有那个德行?没有那个德行不要受用。所以有些领导他真的是这样,我采访过很多贪官,他真的是欲望不断膨胀,一定要往上爬。这个官员跟别的太不一样,为什么当官他失败?失败的原因之一是因为他不会当父母。为什么讲这话?从何讲来的?父母官。你想中国古人讲这个官员他是父母官,前提是他会当父母,他能给这一带的老百姓做很好的父母,这样的人当官才叫父母官。但是现在有些官员,他连父母都不会当,他自己是爸爸妈妈,他下面有孩子,爸爸是什么样子,妈妈是什么样子,他不会,没人教,他能当好父母官吗?不可能。所以说中国人讲德行是什么?就是你得先要把自己的本分做好。你会做,做得很好你有德行,然后你利益社会有大德行,你再怎么样?你到那个位置上去你受用那些,怎么样?得吉祥。你没有这些德行,你去受用这些出名,得利享受怎么样?《易经》上讲「必受其咎」,一定会有灾难的。为什么?叫德无配位,就是你的德行,跟你的位置、你的待遇不相配,怎么样?灾难。

我今天所讲的这些东西,说实在话,我们老祖宗的教导很多的精华,我的体会就是刚才这几点,讲起来时间就太长。我觉得各位同仁,各位老师,如果你们以后有机会真正明白我们所讲的这些,我相信胡主席坐在这里,我们的总理坐在这里,他们也会很欢喜。为什么?陈大惠在这做完一次汇报,这次活动完了之后,这么多老师汇报完了之后,这一屋里的人,官员们说什么?都是善人。哪个官员不喜欢这样的地方!谁不喜欢,哪个家长不喜欢自己的孩子都是善人,没有坏人。从官员到家长,你只要是正常的一个社会上的人都会欢迎,欢迎什么?就是刚才我向各位汇报传统的伦理道德,告诉给大家这个精髓。精髓就是什么?就是规律。违反这个规律,前一段他们跟我讲,你知道吗?咱们现在跟国家主席胡主席叫什么?叫胡哥,跟温家宝总理叫宝宝。我听了之后我觉得很难过,我说这是谁说的?他说你不知道人民网,人民网上开了一个网页,这个网页上是什么?什锦八宝饭,这在媒体上已经报出来。专门给什么人开的?给胡主席、还有温家宝总理他们的叫粉丝,我到现在都没弄明白,粉丝是拥戴者,就喜欢、追星族的意思,就给他们开的这么一个。舆论认为什么?包括境外媒体都评论什么?中国民主,中国进步,你看他们都可以跟温总理叫宝宝,可以跟主席叫胡哥,这是民主的表现。我说这些评论家,真是害人误国,亡国就是亡在这些人手里,为什么?西方价值观。你可以骂布什,你可以骂总统,你可以骂父母,没什么长辈,平等的,西方价值观。所以我们现在中国人也学这个。

我就想请问一个问题,我们的温家宝总理,我每次在电视里看他那么辛苦,我都难过,有的时候我就掉眼泪。快七十岁的人在雪灾的时候,上很高的电塔上面去,我就在想,我们的总理真是太辛苦。快七十岁的人,你不要说像我这种,这个年岁的,你就算再大一点的人,我觉得做为一个中国人,我也不好意思,我也不敢跟他叫这样的称呼。我觉得人有一个起码的礼貌,有个起码的礼节,你对人得有起码的尊重。人家说这是国际潮流,我们要跟国际接轨,接轨的代价是什么?感觉好像很亲民,我们民主,我们开放,我们现在都平等,这种西方的平等它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最大的不平等。什么意思?如果我们跟一国之君,我们跟我们国家的领袖、民族的领袖,我们这么称呼他,各位想一想,这是什么心态?戏谑心。如果是这样蔚然成风的话,有个问题,国家主席、总理要是发布政令谁听?下面这些鼓掌的都把他叫宝宝,宝宝说的,胡哥说的,什么话!你姓王,你爸爸姓王,你说这王哥说的,能这么弄吗?伦常、道德,就我们讲父子、君臣、夫妇完全混乱,什么?西方路子,西方价值观。要是跟着这条路去走,那就完全毁灭之路。

所以我们是觉悟者,我做义工这么多年,我就给他们介绍,我说你们不要被物化,不要被物欲,最有价值的是谁?我跟大学生讲(可能还有两分钟我就汇报结束),我说我很爱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你们现在都是大学讲同居,都讲交男朋友、女朋友,给你们讲一句话,你们会看人、会选男朋友、女朋友吗?真的不会。」我在公共汽车上,两个女孩子二十多岁大学生,张嘴讲什么?看到《蒋介石画册》,头一句话蒋介石真帅!说了不下十分钟,就谈蒋介石真帅,就说这个。大学生浅薄、无知还剩什么?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你看那个皮毛好,咱们这尾巴短了点,那畜生,畜生才在乎外表。所以我就跟他们讲,我说我帮帮你们,你们要找朋友,你看这个男孩子要请你吃饭,和你吃饭,肯定追求你,他肯定把最值钱的东西,最有价值的来向你展现。我的手表七千多,我这皮鞋八千多,我这个家里住什么样的房子。我说你要是碰到这样的男孩子、女孩子,你要敬而远之,不要和他靠近。为什么?我说你们是大学生,是有灵魂的人,有价值观的人,你们是社会的前途和栋梁,将来民族和国家,包括你们的家,你那个家族,你父母把这个家都交给你,你要有智慧。

他说「陈老师,什么智慧?怎么讲?」我说你不要靠近他,为什么?我讲一句话,你听听有没有道理,他这个人还不如他的皮鞋值钱,你想想是不是?为什么?人一定是先把最有价值的给别人展示,展示了半天除了皮鞋就是手表、衣服,就没有他自己。这样的人我们不要靠近,为什么?完全被物化,被物欲,这个人的价值已经很低很低了。就跟我讲的中医的那个道理,他没有什么能力。所以我出去就跟他们讲,我说我做义工,我的手机,我老给他们做道具,我这个手机一块钱,大中电信它做什么活动,五十九块钱,就五十八块钱买个号,一块钱送你个手机。我这手机一块钱,我用了快三年,我用得很好。我这衣服也不要钱,我脚上穿的布鞋,八块钱。我就给他们讲,你们敢穿吗?你不敢穿,我敢穿,你知道为什么?我比你值钱。我就给他讲刚才我举的那个例子,我做一次节目一个小时,人家给我六万,让我出场。我说这些东西对我不重要。所以说你们想要挣这些想要自己的东西,我告诉你,我给你做个示范,我说你们去看谁?看齐白石,看黄宾虹,看徐悲鸿,看他们一袭青衫,你看齐白石老人家就是一个青颜色的布衫,没有任何名牌,什么世界名牌什么都没有,他布鞋、青衫不值几个钱。但是你看老人家拿起笔来,点画两虾米,你们家的房子都不如那两虾米。说明一个什么问题?说明这个人值钱,人他有灵魂,他开发了自己的价值,这个社会这个民族就有希望。否则的话,我们全是,我们有多少飞机,我们有多少坦克,我们学校里多有钱。人,你这个企业也是,你这个政府也是这样,你这个地区也是这样,你有多少大师,你有多少有价值的人,你这个企业有多少真正的人才,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标准。

所以这一次我觉得青岛大洲公司的刘总,我很感动,我觉得刘总所做的这个事情,实际上我觉得,我做为一个记者我的体会,这样的活动应该政府举办,是应该政府组织的。不是企业来做的,这是企业分外的事情,但是他为什么能组织,他有自己的信仰,他有自己的道德标准。那我觉得这个地区,这个地方的官员,这个地方的老百姓,这个地方的家长们有福报,福祉。企业家要做出这样,都组成这样,譬如像咱们这种汇报会,你不要一个星期讲一次,来了这么多国学老师,你一个月讲一次,这个地区的人,它的民风就厚道,人心就善了。他就不好意思去弄那个样子,他觉得自己因为价值观变了,你所有的言谈举止,你买的东西其实都跟价值观有关,价值观一变人心就变,人心一变那就好了。

所以现在环保,有一个说法死路一条,我赞成,为什么?我去给他们做报告,我说我赞成这个说法,为什么?环保这么多年,为什么收效很少?现在的人他连人都不爱,他连他父母都不爱。他连父母都不爱,然后他连人都不爱,你跟他说咱们去爱门口那棵树,咱们去爱外面那片绿草,不可能。还想去推广素食,说咱们少吃动物。人他都不爱,他能爱动物吗?不合伦常。所以我就有一个体会供养给各位,譬如各位想做好爸爸、好妈妈,家庭祥和有一个能做的方法,这个方法就是什么?我给其它老师也汇报过,让你们的孩子不管他多大,找个合适的机会,你们夫妇两个就给爸爸妈妈干嘛?每个星期洗一次脚。过年的时候、爸爸妈妈生日的时候,给爸爸妈妈磕一次头,你这个家半年全部改变,说再多不管用得做到。那做到怎么做?得从你这个爸爸妈妈先做起,你怎么教?你把孩子带过来,不管他多大,十几岁也好,多少也好。爸爸妈妈要给他讲,讲这些东西人生大道没有灾难,都是吉祥。现在起咱们家有个家规,我们做父母的,给孩子的爷爷奶奶,或者姥姥姥爷,你亲自去蹲在那个地方,用个小板凳给那些老人洗脚,让孩子看,他就受教育。从来没见过。我的话讲完,湖南有个企业家给她妈妈洗脚,老妈妈泪流满面,一辈子快八十了,闺女没给自己洗过脚,一次都没有过,感动!从来没有过。我说你要先做到,然后怎么样?身教重于言教,你讲得很好,你说我很忙你去洗,不行,你得做到。告诉给大家,告诉给你的孩子,做儿女的该是什么样子。

前两天我听他们有人讲,有人说不行,他好面子,他不能给父母洗脚,给多少钱都行,这个做不了。我说这不行,这怎么讲?我说他起码的人心都已经快没有了,都快给泯灭了。你想想从你出生,真是一把屎一把尿,那父母根本就不嫌弃你,给你这么拉扯大。你长大这一辈子,没给父母洗过一次脚。所以我们老讲一句话,要侍候父母你侍候过吗?没有,真的是没有。你都真的是为人父母了,给你爸爸妈妈洗一次脚怎么?话又说回来,按我们中国老祖宗的话讲,你这样还积攒福报,你给自己修福。所以如果那个老年人爷爷奶奶他要是不同意,说不用了,你要跪下来给他们说,「爸爸妈妈为了教育咱们的下一代,为了你的孙子孙女好,你一定要成全我们,让我们有这个修福报的机会,一定要好好的给你烫脚,闰女给你洗,儿子给你洗,很好。」然后你的孩子会很主动弄个小板凳,周六给妈妈洗,周日给爸爸洗。洗上半年,爸爸妈妈这两个字一提起来,他将来走到全国各地,走到哪里一提起来他会掉眼泪,他有感觉。要不然他没感觉,他不知道这个侍候是什么意思。

所以说在家里面,好吃的一定告诉他,孩子在这不管他多大,只要家里头有长辈,你是女儿、儿子你先做榜样,一定要把最好吃的先挟给老人。孩子看了之后他就知道,也把好吃的挟给你,你可以不吃,给儿子吃,给长辈、给妈妈吃,但是规矩是什么?家规是先给长辈最好的。这个孩子将来他就是当企业家、当国家元首,到哪里吃饭看到好吃的,一定会想到父母。所以说这种教育,老祖宗的教育你不这样去教。你说我讲道理,我背《三字经》,不管用;你得做到,让他体会到什么是子女,什么是家里的亲情。这个家人,父子有亲,亲是什么意思?没有条件的爱这是亲。父母爱子女没有条件,子女孝顺父母没有条件,没有条件的爱,没有条件的亲是什么?这是道,是本质,是人的本性。所以说你要是用这种方法去教,顶多半年你孩子什么都变了,他对你就用什么心?两个字,敬畏。他就有敬畏心。要不然怎样?他永远也生不起来这个心。敬是恭敬,畏是害怕,现在人他不知道敬畏,什么都不懂,打爹骂娘。

所以说我今天藉这个机会,跟各位老师汇报以后,这两天可能还有时间,我们再做一个提问方面的交流,我自己还是一个学习者,学得不好,做得也很不好,希望各位老师多指教,多指正。它就是讲这些,你发出去让员工、让人们都看,你的福报太大了。我在这感谢各位老师拿出这么多时间,来听我给大家来汇报,谢谢大家

胜读十年书——陈大惠演讲(二)

我们说到这个欲望和刺激,我最近看了一些,好像广州计生委一位官员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现在艾滋病的教育已经进了大学校园,像避孕工具都已经进了大学好些年。这个官员讲了一句什么话?当着家长讲,说什么时候你们这些家长,是初中生的家长,他们孩子都是十二、三岁的,能够亲手把避孕套放到你们孩子书包里,咱们就文明,咱们国家就性文明,就是跟西方接轨了。我们跟西方价值观一接轨,那个灾难!所以说咱们可以慢慢看,真的我们可以慢慢的看。你看现在这个,因为我不会上网,我也不会打开计算机,他们给我讲的,艾滋病的义务宣传员,他把避孕套放在他女儿的书包里。我们认为这是一种文明的表现,大家都学了,西方讲什么?自由,这是我的自由。我真的见到过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跟我讲她很有钱,我一见她气色不好,脸色铁青。她也是后来对传统文化产生兴趣。她说我家里有钱,半年花四十万,请台湾的一位调理师调理我的身体。我说你调理不好?她说我受的伤害很大,我堕胎有十五次。我说你是哪里过来的,她说我原来一直在国外。我说难怪了,都是这样的对不对?这很正常,价值观决定生死,决定命运。咱们不要说国家先说你家庭有灾难,价值观出了问题,大灾难。你跟着西方走,你跟着它去学,民主、自由、开放你跑不掉。
那她就跟我忏悔,她说陈老师,我向你忏悔,我跟我妈妈在一起,我妈妈教训我,我只跟我妈妈讲,你不要跟我强嘴,你有什么权利批评我?我说你怎么会问这话?她说我们外国平等的,我一过十七岁谁也管不到我,我有自由,这是国家以法律这个形式订的,我是公民。所以现在大家怎么样?全是朋友,全都是朋友。中国人讲五伦,老祖宗讲五伦,这个五伦是自然的关系,它是天然存在的。五伦头一个父子,父子有亲;第二个是夫妇,男女有别;第三个君臣,君臣是什么?不是皇帝跟大臣,是上下级。譬如说刘总下边有副总,他们就是君臣关系。你是个小组,三个人,组长是君,下边是臣,君臣,君臣有义。然后兄弟、朋友,它是五种伦常关系,不管什么社会,西方也好、远古时代也好,只要是人类社会,这五伦它都有。那现在是什么情况?现在是大家全是朋友。所以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画面,有一个快五十岁了这么一个家长,他应该是个作家。他就在电视前面讲,他说我儿子跟我是好朋友,有一天他跟我吵架,他抡圆了给了我一个大嘴巴,我在那看得目瞪口呆,然后过几天我们又好了。我想的就是,打得有道理,该打,真是该打,为什么?你们是朋友。朋友我当然有权利揍你对不对?话又说回来,朋友还有一个什么特点?你说话我可以不听,朋友可听可、不听。平等,这是西方的价值观。所以现在你看,全社会你们要跟孩子交朋友,教这个,最后孩子就直接叫你的名字。我爸爸跟我是哥们,他们是称兄弟的,我们是好朋友,他们成朋友,完全混乱。混乱的原因是什么?五伦没有了,五伦是道。你用的交朋友那是术,在没有道的前提下,所有的这些术全都是错误的。中国老祖宗是怎么样?传统的伦理精神是什么?它是在道中生出来的术,术就是道,道就是术,两者不能分开,你分开了准有灾。它是规律,道是规律。

所以说我的体会就非常深,我今天列的题目比较多,但是时间有限,我下面可能还要给各位留出来提问交流的时间,我今天大概想介绍这么几个东西,我给大家说说。一个是给我们讲学校、家庭、教育,还有社会教育,下面我还讲媒体,媒体的问题很大,那个灾难不远。我还要讲西方的经济价值观、生活价值观,这是要讲的。还有就是现在这个灾难不远,还有就是我们这个环保,还有就是夫妇之道,我听说有妇联的老师参加,夫妇之道,他们很多人愿意听我去给他们介绍。很多名人他们带着太太,因为他们老吵架,他们老是想离婚。还有一个是现在企业最大的问题,还有就是官员和企业家失败的原因,做不好的原因。剩下一点时间,我再给大家简单的做个介绍媒体,我在媒体是过来人,中央电视台我是做制片人。我做制片人有个体会,我们那每周二开会,开会的时候我们当制片人手里都有一张纸,这个纸上就是收视率。如果我这个栏目收视率低,我就有下岗的危险,有灭亡之虞,所以我们都很紧张,饭碗没了,全国都这样。那一看说你这个栏目不行了,收视率低了,好了,制片人回去之后叫大家开会,开会说什么问题?不行,现在收视率低,你去做个脱衣服的,你去做个杀人放火的,你去做个人咬狗的,他去做个猎奇的。所有的现在这些媒体都是在刺激收视,它没有道!一切都是为了怎么好看怎么来,所以我现在不怎么看节目了。

我们九十年代初,东方时空那一代主持人,跟现在的主持人完全不一样。现在主持人躺地上,演播室我看到了,那天我走过,躺在地上,一个女的,一个艺人踩在这主持人身上,女主持在下边还摆个造型。是非、善恶、美丑完全颠倒,谁来给大家做个颠倒是非黑白、善恶美丑的,这么一个榜样?电视台天天教。我举个简单的例子,我现在不怎么看春节联欢晚会,过年有的时候看看,有这个气氛,所以我偶尔看几眼。二00八年春节联欢晚会,有一个小品,我不记得,好像是冯巩和哪个女演员,那个人我不认识,在上边演。那个女的是演售票员,她就对着那个乘客就讲(你们有可能还有印象),那个大脑袋,大脑袋你上不上车?我当时一看,我是记者出身我就不喜欢。这个女人她得有将近四十岁,电视机前有很多孩子跟她叫阿姨。话又说回来,她还有个身分是国家司乘人员、公务人员,你怎么敢对乘客这样讲话?大脑袋,那个大脑袋。然后怎么样?现场所有的观众一片大笑,给她鼓掌,好!谁让鼓的?现场导演,鼓掌。全国电视观众也这么看,好,真好,你们这么说话真有意思。这是拿着无知当个性,拿着无聊当有趣,你说这不是丑陋吗?这教人怎么说话?就是这么教的,电视在教。

还是这台晚会,牛群和谁演的,我不记得了,里面讲黄色笑话,你们可能还记得讲黄色笑话。我说现在为了收视率,已经把人都刺激到这种地步。他就不知道,全国男女老少一家子过年其乐融融,大人小孩子都在那里看,你就张得开嘴讲这些,难登大雅之堂。为什么会这样?前几天我看这个新闻说,中央电视台广告收入九十多亿。我们年年都有广告招商,每一年你看,我过去同事都上去,六号一千万,八号五百万。那他是什么身分?在我看起来他是推销员,不是记者,不是国家公器代表正义、代表社会大众、国家利益,不是,商人。谁给钱多我就给你鼓掌,我就冲你笑,我就使劲的恭维你。媒体我就有这么个体会,现在的媒体你看网络,你看现在这个书报亭。我们在北京这个书报亭,我就感觉着,到处都是刺激,刺激什么?刺激你的欲望。刺激你什么欲望?消费的欲望。所以很多经济学家我认为他是害人误国!为什么?西方经济观念他才学,拉动内需,我们得消费,鼓励消费。譬如说我们中国老祖宗告诉我们,你要节省,你要节俭。你看我们这套节目,你们有机会各位可以去找,好像刘总这个地方有这套公益记录片,你们可以看,三十六万一顿饭。三十六万吃了一顿饭,你们可以看到我采访的。

现在人的价值观全部西化,你有德行不算什么,你有钱才好,现在是这样;你高消费才好,俭朴不好。谁反对呢?第一个反对的,是经济学家,第二个反对的是官员;你都不消费了,我这没有税收了,它是这么个西方路数。所以现在我就讲西方怎么样?格林斯潘,那是中国经济学界的,可以说是世界市场经济的鼻祖,他道歉,他说我错了。那我们怎么办?老师都说错了,你怎么办?我们不能跟他们走那个价值观毁灭之路,真的是毁灭之路。我们自己老祖宗这个话说得好,没有不爱自己子孙的。美国人是什么?美国人把四代的钱都花光了,就他爸爸把儿子钱花光,把孙子钱花光,把重孙子钱花光,把重重孙子钱也花光。有这么当爸爸的吗?所以我们中国人就讲德行,你不要让后代子孙骂我们,我们是讲这个,道讲规律的。那是违背人性的。我们这些天有很多培训,有很多教育,譬如说讲到孝道它针对这个企业。所以说我也提这个看法,我跟这些企业家,跟这些老总我也讲这个看法。我就说你的企业为什么会失败?包括你的政府,包括你这个官员为什么会失败?问题到底在哪里?没有凝聚力。他说凝聚力到底是什么?我说咱们现在国家出现这个问题、社会也出现这个问题,现在是靠什么来凝聚大家?我说现在靠一个字,靠钱。这个怎么样?我说这错了!这是西方完全错误。为什么?我说你看靠钱,我能吸引你,高薪,还有比你更高薪的,马上他就走了,跳槽了,你白培养他了,然后损失你就自己承担。

他们这些老总就问我,到底什么能够凝聚我这个企业它不散,再大的风险都扛得住,再大的风险我都过得去。我说还是凝聚。他说凝聚力到底是什么?我说是道,就是中国传统道的规律,道是什么?就是孝顺的孝,孝敬,我觉得这个非常重要。有这么一句话,在这个片子里,我印象非常深,如果这个人他连父母都不爱,他说老总,我最爱你。你一定不要相信他,为什么?他之所以爱你,一定是对你有欲望、有目的,他的目的一旦达到,他马上就不爱你,他马上可以走人,你就不行。所以中国古人最讲看人,我们记者都讲看人,一看人就知道个大概,一听说话就知道个所以。大学生我去给他们讲,我说你们这些人到我那个栏目,到我们中央台去应聘,我是招很多人,我说辞退过两百个人。他们很多人就问,我说你们去根本不行,为什么?我说你们不知道起码的做人的道,仁义的那个道。我说虽然你们名牌大学,但是我根本看不起你们,他说为什么?我说举个例子,我们有一次招聘,你们企业可能也有这个招聘。我在那坐着,一排老师,这个应聘的小伙子进来很西化,嚼着口香糖进来,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他的生活方式,他不是故意的,他的生活方式。大概三十岁到这一坐,恭恭敬敬的把简历递给我,递给我之后我也没看,我也没说话,我也很客气我从边上拿个小纸片,我就递给他,我从旁边递给他,我说你把它吐在这里,你再跟我讲话。他三十岁了,他一听这话,他脸当时就吓白,他知道这次应聘肯定泡汤,我们肯定不会要他。为什么?跟谁学的,跟谁学的这么跟人说话?有人样吗?就我刚才讲的你知道你刚才是什么样子,嚼着口香糖跟人讲话跟谁学的?

中国古人有一本书叫《礼记》,那是古书,周朝的,《礼记》里面就讲很多规矩。其中它讲的什么?就是讲人的容貌有好多标准,其中一个它说到什么?它说到口就是嘴巴。嘴巴它的标准是什么?口容止。就是口标准的容貌,标准的姿态应该是止,停止的止,就是闭着不动。你再看美国人,美国人他是拼命的在那嚼,嚼得你心烦意乱,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他就喜欢嚼,他觉得很酷,他觉得很潇洒,而且还很有派头,他很有希望。实际上怎么样?我说你们大学生怎么丢的饭碗都不知道,没人要你们,我说你可不要小看。我说我告诉你,现在这社会还是我们这个年龄,比我年龄再大的阶层的人,在支撑着这个社会。我今年三十九岁,我不到四十岁,我说还是我们在支撑这个社会,我告诉你们,我们的这个价值观跟你们完全不一样。你们的那个叫什么?失状。人都没有人样子,坐的没有坐的,说话也不像说话。

下来本来我讲到媒体当中还要讲到音乐,这个音乐现在我也是没办法跟现在这些年轻人交流,本来是一国同胞,但是他讲的什么话我也听不懂,他唱什么我就更听不懂。我去超市买东西,这个超市放背景音乐,一个女孩子唱流行歌曲,不停的唱。我本来是没听,后来他老唱一句,老在这唠叨一句「要不然就算了吧,要不然就算了吧!」什么要不然就算了吧?我就在那提着筐,我在那买东西,我是记者养成习惯了,喜欢观察,喜欢逛。什么叫做「要不然就算了吧!」我也不知它是爱情歌曲也可能,不知道什么意思,我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谁写的,我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了。你说你碰到这么个女孩子,如果她是你家的女孩,在你家天天吊嗓子也就算了,你至少你不感觉到奇怪,姑娘妳唱什么?妳给我说说。音乐,这两天可能还有老师要给大家汇报。中国古人讲的礼乐,礼是人和人的规矩,口容止,它有个度,怎么样?受人尊敬。你很有钱,你非常有社会地位,你走到哪人家看不起你,为什么?你没有人样。人样没人教,真的,从小学到大学真没人教,家长也不教,因为什么?家长和老师也不知道。电视台天天都教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刺激你收视,唯一的这么一个老师。书本你看现在也不教这些,全是刺激你欲望,怎么教给你享受生活,消费。人本来该是什么样子没有教,这样怎么可能没有灾难?

所以我最早主持音乐节目,那是一九九三年的时候我在北京当主持人。后来我不跟他们打交道,不跟音乐界,就是流行音乐界打交道,为什么?本能的有一种排斥,不喜欢。为什么?这个东西它确实跟人性有关,你虽然现在可能要跟他合作,你可能要怎么着,但是你心里真的不喜欢一些合作伙伴。你们做生意也有这个体会,为什么?你就反感他,你也说不出来为什么。我这一讲你知道,他的各个方面都有问题,都不在道上,都没有受过传统的伦理教育,所以样子就完全错误。我们都西化,西化是两百年,那个东西还不是错误的吗?我们拿过来学。为什么?我们从鸦片战争到现在就相信坚船利炮,就相信钱,有钱就是老大。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跟各位汇报经济,我过去在「经济半小时」,没少采访经济学家。所以我做过一期专访吴敬连吴敬老的专访。我接触过很多经济学家,这个经济学家里头有很多的问题。咱们打个比方,中国古代明朝大贪官严嵩,这个人有个儿子,这儿子是个败家子。这个儿子他家的后院挖了个大地窖很大,他把所有搜刮来的金银财宝放在里头,放在地窖里头。放了多长时间?三天三夜放满了。然后把他爸爸请过来,他爸爸来了之后一看,这都是咱们家的财产挺高兴,都是咱家的财产。所以我就讲这古代贪官他有文化,跟现在的不一样。严嵩一看他讲了一句话,他说古人讲「多藏必厚亡」,这对咱们家不是好事。他就扭头闷闷不乐的走了。

我看到这个史书,看到这段我印象很深,「多藏必厚亡」谁讲的?《老子》讲的。多藏是什么意思?大量的囤积,我们讲储蓄。厚亡是什么?厚就是薄厚的厚,亡就是损失、丢失。我们有个成语叫亡羊补牢,就是羊丢失了,亡就是丢失。你大量的储藏结果是什么?是更大量的损失。这是什么?这是道。道是什么?道就是到秋天的时候,苹果会从树上掉下来,这就是道。当妈妈她到了十月,她一定会分娩;男人、女人,到了一定年龄自然会婚配;人老了一定会衰老,这就是道,它是自然规律。自然规律当中其中包括一个是什么?多藏厚亡,这老祖宗告诉我们的。我为什么讲这个话?这次金融风暴我一下子就想到这句话。我说老祖宗教导我们的话,我们经济学家不相信,他相信格林斯潘,他相信凯恩斯,他相信看不见的手,那是货币市场,他现在彻底傻了,他彻底不行。有人问我说怎么想起这个话?我说你看我们的外汇储备将近两万亿美金,多藏,我们损失多少?你们可以下去查查。经济学家他就相信西方的经济市场那一套。我这么跟他交流,他一定会问我,老子能懂现在市场经济吗?他准问我这个问题。他就不知道,术如果不在道里面,道是什么?万古不变的自然规律。一万年之后苹果还会从树上掉下来,它只要到秋天一定会掉下来,这是规律。所以老祖宗教给我们后人的是规律,你按照规律去生活,你就没有灾难;你不按照那个你乱来,那你跑不掉。

所以中国人,就是刚才,我记得开始,我们的会长讲的没有自信心,对传统的、老祖宗的。为什么?骂了一百多年,我们无能!骂我们老祖宗又没有智慧,又没有本事,又没有坚船利炮,又没有钱,让我们挨欺负了,就一直在骂。我们把谁当祖宗,我们把西方,把美国,改革开放三十年,现在电视一直在总结成果。我做记者,《南方周末》我跟他们通了电话,在报纸上,我说最大的一个收获,最大的一个成果是美国。我们改革开放三十年,最大的一个成果之一是美国,这我们一定要有个深刻的反思,这不能接轨,你跟它接轨那就麻烦大了。美国人讲什么消费观念?你不是没钱吗?你不是穷吗?我银行给你贷款,我借给你钱,让你去消费,这是美国的世界潮流经济观。所以这次金融风暴,冰岛一个国家要破产,为什么?它整个的财政收入一百多亿美金,但是它借钱借了一千多亿美金,国家要破产。国家要破产意味着什么?我们打个比方,这个家长跟孩子讲,「闺女、儿子,很对不起你,咱家破产了。咱们现在找个草标插在脖子上把自己卖了,我养活不起你们。」哪有这样的父母?美国人他们的价值观就是这样,他们把四代以后的钱花光了,借钱消费。

在我们中国,我还是举这个例子,我就很不理解,那些经济学家他们为什么那么推崇西方。在我们中国说咱们家穷,我们是吃不起这些东西,我们穿不起这些东西,我们住不起那么好的房子,但是怎么样?我们有志气,我们有骨气,我们有做人起码的尊严。如果你的儿子跟你讲,「妈妈,咱们去借钱吃烤鸭!」你肯定不答应。你肯定给他一个耳光,你怎么这么没有志气?你还是我们家的人吗?这叫中国人。它是什么?它是道。道是什么?它亘古不变。话又说回来,你有钱,你借了银行的钱消费,怎么样?起码一点,人家看不起你,没志气。所以我们要是走上了这一条消费的道路,这条价值观,你举办再大的活动,再大的场面,没人看得起你。话又说回来,我们说我们这些老的领导人,周恩来总理、毛主席,朱委员长、朱老总,可能有一些四十岁以上的,各位同仁们有可能都了解。我是很关心这些,朱老总全国总司令,人民的老英雄,元帅,那是全国数一数二。他那么高他怎么样?他到最后临终之前,我看了一个记录片,他的账本,账本上面写着他买酱油,买的醋几毛钱、几块钱记得清清楚楚,他走到哪里没有不尊敬他的。周总理袜子补得已经不能再补了,他吃得非常俭朴,但周总理他却使联合国主动为他降半旗。今天你去问尼克松,你去问基辛格,你去问世界那个年代过来的政要,一提到中国的周总理没有不肃然起敬的。

当年联合国哪个秘书长名字我不记得,他第一次见到新中国周恩来总理,那是外交部长第一次见到,说了这么一句话,说什么?中国的周恩来外长,我们见到他有一个体会(他是西方人),我们见到他,我们就像是还没有进化过来的猴子一样。这是外国人讲的。周总理到今天,史家公认是一代大儒,他是个儒家人风范,只不过他的身分是总理,但是他是君子,真正的温良恭俭让他都做到了。江青那么骂他,他让,为什么?他不是弄不过她,他不是,为什么?他要是去斗,这国家就彻底完了。他愈能忍,他一个人忍住,这个国家才能安定。谁能做到这个?只有中国传统的老祖宗的价值观哺育下、教育下的人,才能够胜任宰相,就是周总理那个角色,你换任何一个人都不行。所以毛主席当时事实上,让我记得我看史书上说,毛主席让邓小平就讲,你给文化大革命来画一个句号。小平同志很有个性,他不是儒家的,他说我是桃花源里人,无论魏晋,不知有汉,,他就不买帐毛主席当时马上给他打倒。我们可想而知,如果当时没有周总理,那么多的人去保护下,那么多的文化遗产根本保存不下来。他用什么来保护?用什么精神来保护?儒家的温良恭俭让,不是斗,不是竞争。所以你说这个价值观它不能救国吗?它不能救我们老百姓吗?他亲自做到。所以我的这个体会比较深,因为要说的都很多。看看下边有哪位愿意提问题的,我们可以相互交流一下。

听众:感谢的原因,是今年四月底,我看见你采访师长那个片子,「和谐拯救危机」。刚才也放了个片头,让我彻底放下,然后再从五一二地震完全就觉悟了。我是办学校的,办了十年,在这十年里面我亲眼目睹了从小孩到大学生很多的的痛苦。然后现在我又带着一个团队在推广传统文化,我觉得推广是比较难的,因为我们打算做一个小学,主要是以国学教育为主,教育局不批。后来我采访了很多国内的一些办私塾的企业家,也参与了很多,发现这些小学都是在深山。我觉得在很困难的时候行这样的难事,不知道有没有可能坚持下去?我的意思是办这样一个传统文化的小学,从您的见识里面给我一点建议,怎么样坚持下去?谢谢!

陈大会先生:我现在确实觉得,这个小学教育非常非常重要。我现在有个什么体会?就是我现在对什么人抱希望?我现在抱的最大希望是年长的这代人,就是一九八0后的人,我现在是充满了担心,一九九0后我是更担心。就是年长的这一代,我们现在讲的这些话他还听得懂,他还能听得进去,他还知道这个危险在哪里。所以办小学,我们这个随缘分,如果没有的话我们也不勉强。但是有一个事情,你可以不受那么多限制,就是什么?我们可以做义工,我们可以到处去给大家做汇报,告诉给大家这是吉祥、幸福的一套规律,老祖宗教给我们的自然规律,你不按这个走会有灾难。这个面对的是什么?面对的是小区,面对的是家庭。我相信在座的无论是官员,还是什么身分的人,他没有不需要这个的,哪个不需要这个?所以这是又不受限制,你现在又不耽误时间,随时都能做,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义工我讲讲我自己的体会,我做了三年义工,保护环境、保护动物,还有就是帮助病人。我素食,这次健康饮食,周老师还要跟大家做交流,我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素食已经三年。我原来很爱吃肉,素食三年,接受传统文化之后三年,我过去远远不如现在健康,非常好。再有一个就是我自己接受传统文化之后烦恼少,所以我过去老给他们。

因为他们经常请我出去给他们做汇报,我就给他们讲,我说你们都不健康,为什么不健康?我说一看你那个脸色,很少有微笑,很少有高兴的时候。他说你不知道我高兴不起来,对,我说你压力太大,你没有在道中行。他说你能给我讲讲危害在哪里?我就拿起这些餐巾纸,这桌子上有餐巾纸,我说你看这餐巾纸,正常的状态是这样的,你体内有百分之八十都是水分,是细胞,水的结晶,都是血液、水分,它正常状态下是这样的;你一生气,马上就变成这样,就拧了。他说你怎么知道?你怎么能见着?我说你看你生气的时候,你那张脸扭曲变形,你看嘴唇发紫是!另外你在吃饭的时候你刚吵完架,你刚发完脾气你这个饭吃不下去,为什么?他说我有气管上的病。我说我告诉你,你的五脏六腑不在原来的位置上,你的胃都变形都扭曲,所以你吃的饭当然,就好像一把椅子一样,它原来是四四方方,该是那个样子的;你把它拧了,你能坐得下去吗?你这个饭也吃不下去,就这么个意思。所以发完脾气人本能就吃不下饭,为什么?它是自然的生理反应。什么原因?你的五脏六腑已经不在本位,它都颠倒了,你的血液,你身体里面的这些水分这些细胞它怎么样?全都拧了,全都变形,所以你的脸才会扭曲。我又接着给他们讲,多长时间能恢复?三天。他说不会吧?可以做试验。中国农村有一句老话妈妈刚生完孩子,哺乳期刚发完脾气,跟别人吵完架不能给这孩子喂奶。为什么?喂完奶之后半个小时之后,这孩子死掉了,能毒死。为什么?奶里面有毒,人在发脾气的时候,他的血液、水分、乳汁全部被污染,大量的毒素释放全部被污染。

我们有一套节目叫「为什么不能吃牠们」,保护动物的。动物的血液里面就有大量的毒素,为什么?你在杀牠之前,你就看牠的表情牠是欢喜的吗?牠是愤怒的、怨恨的、恐怖的。人要是这种心情,跟动物是一样,他分泌出大量的毒素在你的血液里面,血液全部被污染。所以我给他们讲,你的细胞不就这样吗?我就拧,我在饭桌上给他们讲,我说这样,我问你,你今天生气,明天发脾气,后天郁闷,大后天焦虑,下个星期你又嫉妒,然后还有忧愁,股票也出不了手,全是这个,我说你们的细胞天天这样。他说天天这样能怎么样?他们眼睛瞪得很大,很关心自己的健康,那是生死大事。我说我告诉你,细胞如果变成了这样,告诉你它是什么,这就是癌细胞。癌细胞怎么来的?这么来的。它原来都是好细胞,原来都是正常的,全部是因为你的心态不健康,心态健康它怎么?传统教育。你明白了之后,按着这个规律去做,你自然心平气和了,你那个细胞永远是最好的。所以老祖宗告诉给自己子孙后代的教育,生理卫生最健康的教育。问题是我们现在不懂,没人讲,没人教,没人推行这个。

所以我最近看我那个同事,他的胃都切除掉,弄个小肠在那接着,全是癌细胞,怎么来的?就这么来的。你每天都处在这种欲望的。我还讲人只要有欲望他就有烦恼,为什么?你总有得不到的时候。欲望一旦满足不了你就受不了,你就暴跳如雷。现在人那是一触即发,你看现在社会上为什么恶性案件、恶性事件这么多?北京奥运会之前,我走马路上一个女司机,人家骑自行车的稍微讲她了一下,她下车,这么长一把刀攥在手里面,抓着这个人说「你再说一句!」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心坏了。人心坏了什么都不行了,你说你再有钱,人心坏了,人心是怎么坏的?没有这个教育,全部西化,全部物欲,欲望,欲望做主,消费做主,刺激做主,一切都是享受生理刺激为主。

这几天我还有个体会,我看过一个画册,这画册是《清宫生活档案》,这里面的皇帝有很多嫔妃,这个嫔妃很多,其中有些她是贵人,贵人身分比较低,然后上面是嫔妃、贵妃、皇后,一级一级,它每一级的待遇不一样,她住的房子也就是我们讲的福报不一样。我注意到至少三个都是有画片,都是有本人的画像。譬如说这个人她原来是个贵人,皇帝提拔她,给她提为嫔妃,半年就死了。我就发现生活处处都是学问。我又看还有一个,她是一个姑娘,还没有到宫里去,皇帝说后宫传过来说,这一家也是旗人,她可以进宫,可以成为嫔妃当中的一个。这圣旨一下她还没进宫,当年她就死了。我研究这些,我看了很有学问,大学问,它关系到吉凶祸福,关系到道。而我们平时老讲这句话,你知道吗?那个道,有意思在里面,这是什么意思?每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他的心量,我们讲心量,老祖宗讲果报不一样。

胜读十年书——陈大惠演讲(一)

尊敬的青岛大洲运动总裁刘总,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尊敬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大家上午好。我非常感谢给我这么个机会,这次这个交流会还有刘总给我这么个机会。我是从北京过来的,给各位老师做个汇报。我自己是个学生,刚开始学传统文化,学得不好,自己做得也更不好,所以在这我非常愿意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一些学习的体会,包括我做为记者一些观察的体会给各位做个汇报,非常希望我给大家做的这个汇报,能够对各位老师有所帮助,也供大家在这几天的会议当中来批评指教。在开始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做电视主持,一九八八年到现在二十年了。我开始参加工作是在北京音乐台、北京广播电台做主持人,后来到一九九四年我到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做主持人。各位老师所熟悉的像白岩松、王志、敬一丹、水均益,这我们都是同事。我那会儿是做「东方之子」,所以像白岩松、王志这我们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后来我去做「经济半小时」的节目,做总主持,总主持人共四个,有我,有王小丫、赵赫、曲向东我们四个人。再后来我去做制片人,像制片人是带一个团队的,这是我自己来负责一档栏目,也是做节目。美国有两个很著名的、很权威的媒体,一个叫《纽约时报》,两次对我提出来专访邀请;time magazine《时代周刊》,一次对我提出来专访邀请。

我这些年,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死刑犯,我们采访了很多。这次也有缘分,我又到这个地方来第二次。上一次我一看到这个现场,我发现上一次我在这专访张瑞敏张总,就是咱们国有企业老总的榜样,我专访他。专访完之后,张总很抬举,他吩咐周围的人说,把咱们海尔那架直升机叫回来,把这位记者送他上直升机,带他参观。我讲这句话什么意思?我每次到大学里面去给大家做汇报,我都有这么一个介绍什么意思?我希望尤其是大学的学生、这些听众,对我这个汇报者要有信心,这个人还是有些阅历,他不是泛泛而谈,所以我一般给大学生们做报告之前我要先介绍这个。我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这三年的时间休假,在中央台工作已经十多年的时间了,我现在是休假。休假我做什么?做义工,义工是「仁义礼智信」的「义」。「道义」的「义」。义工是没有收入的,可能在中国还没有社会地位,而且还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义工。那我做义工已经做了三年,借着这个休假。做义工我做什么?第一个保护环境,帮助动物;第二个帮助病人,病人现在太苦了;第三个推行社会教育,推行社会教育主要是以儒家为主,儒家的传统文化。这是我现在的一个大概的情况。在前些天,我到北京大学有一个MBA班,这些老总他们学国学的,就在MBA班他们学传统文化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非常有钱的老总。他们花了很多钱到北大去学国学,学《诗经》、学《论语》,学这些东西。

我到那儿之后,他们给我一个话,我问他,我说「你们为什么到这来?我是做记者,我喜欢调查。你们为什么到这来学这个?听传统文化、听国学。」他们讲,「我们过去这些当老总的都在研究术」。术,各位老师都了解,术就是方法、手段。他说我们过去一直研究这个。学什么?跟西方的威尔逊,营销那是鼻祖,跟格林斯潘,跟华尔街,那会儿还没有金融风暴,我们是学这个。学得好像也不太好,钱花了不少。在中国他们企业老板发现效果不是特别好,现在我们到北大来花这么多钱,他说我们想学学道。我一听我就乐了,这是在座谈之前的一个交流。那我上去之后,我就跟各位这些企业家,很多,我就给他们讲了我的看法。我说「各位老总,你们过去学的是术,方法、手段,你们学营销。现在我坐飞机到机场,你们各位老师都有体会,那个录相是天天在放着,光盘的价钱卖得都很贵,教你什么?营销术。就是怎么把别人口袋里的钱,弄到咱们口袋里来,都是这种方法。最值钱的人、最有能力的这些人才,就是用尽各种方法、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孙子兵法》都可以用,然后汇总到我们的麾下,让我们的利益最大化。现在企业家术的方法学了很多,尤其学西方。那我跟这些老总,我就讲了我的看法,我上来我就讲,我说你们过去如果学的是术,现在学的是道,花这么多钱,那恕我直言,你们这种学法一定失败,肯定不会成功,而且没有结果。这些老总们都很不服气,为什么?你讲讲道理。我说这个道理就是国学里面的道理,传统文化的道理。什么道理?就是道和术不能分开。那各位老师可以体会体会,道和术不能分开。你手里有很多的技巧,有很多的手段,你真是三头六臂,那真是手段太多了,你的人脉很广。我跟各位讲那是术,那不是道,道是什么?道是规律。规律在哪里?规律在中国的老祖宗的精神里面。

所以现在我走到哪里,我去给他们做汇报。你看这次也是,我们讲弘扬中华文化,我有个体会,体会很深。大家一说到文化,我做记者我有这个体会,咱们想想,文化现在在社会上是个什么地位?有没有代表?有代表。你们在当地看到文化局局长,他说话不太管用,绝对不如商贸局局长管用。为什么?文化局靠后,社会地位很低。一提到文化大家想到的是什么?中华文化,古琴、书法、围棋,琴棋书画这一类,唐诗宋词这是中国文化?错了。如果中华文化用这种方式去弘扬、去继承,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我有这个问题。他们就问我,这些人就问我那你说什么是中华文化。我说我们现在这些人真是不肖子孙,就刚才像邱会长所讲,外国人讲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正是你们中国人。很多学者还攻击,我采访过很多学者们,他们确实是这个观点:觉得我们很是不错。其实他不知道,我们现在真的是不肖子孙。为什么?老祖宗讲的话我们都不懂,已经完全误解了。

文化两个字什么意思?不知道。就是琴棋书画,然后我们继承、我们发扬还是琴棋书画,完全错误。文化是教化!教化,化是改变,教是教导、教育。所以有这么一次盛会,什么目的?就是教化。就是给各位汇报,大家交流然后怎么样?然后化,譬如说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块冰一样,它能化开,它变成什么?变成上善之水。现在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冰,是石头,为什么?完全不懂老祖宗讲话的意思。我做电视节目,你们可以回去查一查,现代《汉语辞典)最新版的,你们可以查一查。我看的是九十年代版的一样,一千零六十二页,上面有个词叫什么?「人定胜天」。解释是怎么解释?字典解释怎么解释的?人的能力一定胜过天,一定胜过自然界。我们学这个过来的,人定胜天是这个意思吗?完全错了!解释老祖宗这四个字的语法都不对,不是人定胜天,人一定胜过自然界,不是这么个意思,语法都不对。学古文的,一看就知道这是讲不通的,但是被歪曲了。你看《汉语辞典》那是多少大师编的,错了,我们学这个过来的。老祖宗的话没听懂。

儒家讲人定胜天什么意思?人心,人就是我们社会上的人,每个成员你是做爸爸、做妈妈、做领导、做官员、做商人、做军人,社会各界人士这是人的意思。定,人心安定,还有个什么意思?安守本分。他定在他这个位置上,他是他,而且他定,人定是这个意思;胜天,就是这个力量,它能够胜过自然界的力量。你看人很渺小在自然界,但是人心安定,安定它有个标准就是各守本分,然后它怎么样?它的力量就是和谐,那个力量能够胜过自然界的力量。我们误解了多少年!从五四到现在,一直骂老祖宗骂了多少年。过去我也是不肖子孙,我也骂,我还觉得课本上教得对。其实呢?那你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一个词解对了、解错了?这就是我一个深刻的体会。文化它是教化,文化是价值观。我们为什么要在这批评?全国这么多的老师发心我们做义工,我们这么多热心的企业家,以这个慈善的行为来做这个事情,为什么?他们看到了中国的这个传统精神,中国这个传统的伦理道德里面有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道。这个东西你没有,会怎么样?灾难,两个字灾难,一定是这样的。

还有很多话我们都理解错了,譬如说「仁者无敌」,我们常说这个话,小孩子也说仁者无敌。其实真正意思是什么?孔老夫子讲,真正仁爱的人他没有敌人。不是说他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不是那个意思。他是没有敌人,仁者无敌,你还有敌人说明什么?说明你不仁。你看它是这个意思,它一句话就能教育你。像刚才在休息室我跟那个老师交流,我原来的名字,大家看到开会的会,社会主义的会,我后来学习传统文化之后,我就把后边这个会改了,改成恩惠的惠。就是什么?有句古话叫「惠以众生真实之利」。就是你陈大惠活着一辈子,要给人世间的众生哪怕是你左邻左舍,哪怕是你爸爸妈妈带来真实的利益。惠,就是我们讲商场里优惠,那种惠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把名字改了一下。我每次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提醒我自己,要当一个好义工,当一个好记者,给大众带来真正的福祉、利益。我没白活,我没白当记者,没有白学传统的这些东西。所以这个名字,中国老古人他起个名字,都有很深的教育意思在里面。譬如随便讲张有德,他过去父母取名字叫张有德,他这个人他就不敢做缺德事,他做缺德事人家一叫他很惭愧。那他一看他自己名字张有德,我其实很缺德,你看,名字都能教育他。中国的一个普通的汉字里面,都有甚深的道理,但是怎么样?我们把汉字给简化了。

我去香港跟台湾的,本是同根生的同胞们,用两种文字,完全都不能交流,其实我们完全不懂老祖宗的意思。所以我的体会就是说,中华文化给我的体会,实际上它是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道,就是规律。这些东西如果你不掌握,就是两个字灾难,现在我们都看到真是这样。所以我今天就是藉这个机会,把我的这些体会给各位汇报一下。我就是觉得这些东西是了不得的东西,你如果不去深刻的学到这些东西,那就是灾难之路。譬如说四书五经,头一部经也是《诗经》,孔老夫子还批注《诗经》。非常有意思,我生活在北京我到书店去,北京最好的书店三联书店,全部的的书店我去了,我去了之后我想找最好的一个版本,最好的一个本子,找《诗经》,我就想看。我跟各位汇报过非常失望,为什么?那些《诗经》全是现在大家写的,但是我只看它头一篇,这头一篇我一看我就放那儿,我不买,为什么?他说错话了。《诗经》全都解释错了,专家都解释错了,国学大师也解释错了。我就放那儿,最后我走了整整一大圈没找到。你们有机会可以在青岛试一试,买《诗经》你们去看看。

什么意思?《诗经》的头一篇,「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每个解释,我就看它的解释,它解释什么?这是个爱情的民歌,它表现的是一对青年男女表达爱慕之情,辗转反侧。我马上就放下我不看,为什么?错了,完全错了。为什么?四书五经各位老师你们回去,各位同仁你们可以看看,四书五经讲的是自然界的规律,讲的是不要让人发生灾难,你怎么能够安守本分,你那个心怎么才能定下来,那是大智慧!经是经典,经史子集它比史记都靠前,那是经典。所以经史子集你看那个字,《四库全书》里面头一个排的是经,《诗经》排在头一位。我就想问一个问题,很想问这些,我有机会做采访,我一定专访这个问题。我就想请问这些国学大师,你们批注这本《诗经》,我就想请问,难道孔老夫子是个诗歌爱好者吗?他把民间的什么爱情诗歌搜集起来,然后弄一本《诗经》给大家看,这合乎逻辑吗?完全错了。《诗经》什么意思?它的每一篇诗我简单说,因为下面我们要说的比较多,这个简单只能提纲契领。它的每一篇都是告诉你怎么做人,现在大家口头上挂着一句话,人没做好。现在大家其实根本不重视,只是碰到缘分的时候,他才会说人没做好。实际上人不会做,怎么样?灾难。

所以《诗经》的头一篇「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它是告诉你后妃之德,它是讲这个,告诉你德行,男女之德。德是什么?道。我们刚才讲的它是规律,万物运行的规律。德是什么?德就是按照这个规律你去做。用现代话来说,就是你按照客观规律,你去那样生活,符合客观规律。这个大家都接受得了。你按照这个客观规律你去生活,怎么样?你就是有德的人,有道的人。我们现在完全误解,说这个女孩子好,你看她不当第三者,她有道德,不是这么个意思,完全误解,完全不理解这个道德是什么意思。所以说我开宗明义,就跟各位汇报这个问题,就是道和术有根本的区别,这两者不能分开。我相信各位你们很多大企业家,有很多聪明智慧,有很多手段和方法,学来了很多营销术,我还是在这儿奉献一个体会。所以你看我的一些劝告,有些大企业家,譬如像张瑞敏张总,海尔他们真的是有这个话,说我们张瑞敏张总只接受两家采访、两个人采访,第一个中央电视台陈大惠;第二个《南方周末》的一个记者,除此之外我们不接受。

你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说服力?你说话得符合道。你们有机会可以去海尔参观,它边上有道教《道德经》里头的八卦图,我头一次去看就发现这个。这个道不是迷信,我们说它是糟粕,你完全不懂,你连人定胜天、仁者无敌,你都不懂,然后你就说它是糟粕。所以我们一直有个观点说,我们要用批判的眼光去学传统,那你永远都学不会,为什么?你傲慢,你有傲慢心你什么都学不会。你说我还想从传统的伦理道德里面能学到东西,不可能,为什么?你是以批判的眼光。你有资格批判吗?你都不懂意思你批判什么?三岁的孩子来批判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这种教化、这种精神、这种价值观,你怎么有这个资格?所以批判没有资格,这是我做记者的一个体会。所以我就觉得道和术不能分开,你要是分开的话那必定会有灾难。我经常去大学做报告,有一次我去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也是名校。我到了校园里面,我进去之后我在那等着,还没到时间,我就看到学校的通道上有一对大学生,青年男女在那干什么?热烈拥抱。我在那离得挺远我就看着,我是个记者,我对一切都喜欢观察和分析。我就想他们是不是学生?我也不敢问他们,我也不敢打扰,我就看着他们。等他们拥抱完我就过去,我说请问三号教学楼怎么走?他说那边,那儿就是。我说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他说对,大三的学生,我就知道他是大学生。

我到了教室之后上一堂课还没下,结尾了,老师也是女老师,讲得满头大汗,下边全是学生。这是个选修课,讲什么内容?预防艾滋病。这个课现在全国在教育部推动下,已经都进了学校,同学们听得也很认真。马上要下课了,这个老师她就讲了这么一句话,这女老师她很着急,她也很真诚,她说「同学们,你们在学校,一定要发生安全的性行为,你们一定要进行安全的性行为。」我一听,我又很受刺激。见老师下来我上去,我就把我本来要讲的放一边,我就把我的题上来我就改了,头一个问题,我做记者的发现问题我就想问。我就问同学们一个问题,我说请问各位同学,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三分钟没人回答我,博士生都在下面。我说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真没人回答。后来我就做一个调查,我到北大,我到其它的高校去问,每一次我问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不知道,真是没人回答。我说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说你们都大四,还有博士生,什么是学生的样子你不知道?真不知道。

前些天北京有一个,我不提具体的名字,很多校长在一起开会,把我请过去让我做报告。我也问了,我说什么该是校长的样子?什么该是老师的样子?还是没人回答。今天也藉这个机会,我还问这个问题,什么该是企业家的样子?我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我出差去广东,我在中山大学做报告,下边也是很多企业家。我问了个问题,我说你们很多人都是为人父母的人,我请教你们什么该是爸爸的样子?什么该是妈妈的样子?你是老公,什么该是老公的样子?什么该是太太的样子?你给我讲,真的不知道。我就得出来一个结论,我是做记者我就得出来一个结论,一定这个社会还有我们的家庭,一定会怎么样?一定会有灾难。各位可以体会一定会有灾难,跑不掉。中国我们老祖宗讲,这叫失状,我们平时讲酒喝多了失态,这是失状,状态的状,就是我们自己该是什么样子不知道。做官员该是什么样子,当爷爷奶奶该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要是想人定胜天,人定,我们现在理解它是讲和谐,人心都安定。现在各位老师你们回去都可以做一个调查,左邻右舍、周围同事都可以问问,朋友也可以问问,谁的心是安定的?你看这个人他心是定的,他心不浮躁、不焦虑,没有担心、没有恐惧我们找一找。从有文化的到高官,到贩夫走卒,我们到任何领域去问问,没有安全感,没有这个安定心,他定不下来。所以他做什么事情错误率都比较高,风险就非常大。

谁该承担?企业家承担。你当爸爸妈妈承担,你孩子出错,当然你承担了;学生出错,老师承担;大家都出错谁承担?社会承担,国家承担。所以我有个体会,现在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我那天去我问了他们的老师,本来送我,我说这个老师,这个校长,我想问一个问题,现在初中生堕胎,十二、三岁堕胎、同居。骂家长、打爷爷奶奶、骂老师,这些初中的这些孩子们。我说我想问这个恶果在初中显现出来,他的因就是他的种子,是不是在小学种的?他说你说得太对了,真是这样。非常可怕,这小学非常可怕。有一个,这是真事,一个男孩子跟爸爸妈妈讲,爸爸妈妈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班有个同学撞死了,出车祸撞死了,我又少了个竞争对手。我要是记者我就想问,我想问各位,如果这个话,这种没有人味的话,是你们家孩子说出来的,你还能坐得住吗?很多人都觉得这没什么,都这样,好了,灾难不远了。所以我就讲这价值观出了问题。现在的价值观是什么?竞争。孔老夫子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礼让。所以刚才会长讲,说现在人家西方人说我们看不起老祖宗,还有人反驳。我承认我们真的是看不起老祖宗,我们真的是在数典忘祖,不肖的子孙。为什么?打个比方,各位可以想一想,温良恭俭让这是五种德行,也是五种做人的规律,你违反了这个规律,一定会有灾难。

所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他们就真的是问我这个问题,说你为什么把那么多事放下,到处去给大家做这些报告,然后你要推行传统教育,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说你为什么要学你知道吗?他说不知道,那些企业家他花很多钱他也不知道。我说很简单四个字,传统的伦理道德,传统的价值观,传统的中华精神、中华文化,教育、教化你学了有什么好处?就四个字,「趋吉避凶」。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他们靠近吉祥、平安、健康、幸福;远离什么?远离灾祸,就这么简单。所以中国古人,我们很多人都把它错会了这个意思,都老认为说你看附庸风雅,文化一说你有钱,有了地位,有了车,有了房子,然后最后想起来我是不是该买两本书装饰一下,把这个东西当成点缀,完全是误解。他不懂,为什么不懂?没人教、没人讲、没人汇报、没人交流,没有人来组织这些真正国学的真谛,所以不能把它当成学术。那很多人说这是学术,错了,什么学术,这是你的命运,这是你家里面的吉凶祸福,还有比这个重要吗?

企业家夫妇两个跟我是好朋友,很有钱,楼上住三层,地下住两层,一家人住五层,好车好得我都叫不上名字来。她是真有钱,但是怎么样?我们关系很好,在一起吃饭,我们俩面对面这么坐。我就没想到她的葬礼是我主持的,想起来我就很难过,她的葬礼是我主持的。她当时在的时候,她根本就想不到这点,她很有钱。所以我由此就有个体会,你再有钱、再有地位,你保证没有灾难吗?前两天我去看台里一个同事,很知名的同事,我们讲癌症。胃里面长癌,我去看他的时候蜷曲在床上。那是叱咤风云的人,我们东方时空早一批,都是那个年代的创业者,他还是领导,你说名、利什么都有了,而且很年轻四十多岁。我去看他,他跟我讲头一句话,他说「我的胃已经切除,没胃了。」然后怎么?他说「我的小肠现在接上来了,用小肠来消化。」我说能行吗?那肯定不行,不是那个东西,它怎么能消化?他说我现在吃了就吐。我说你怎么得的这个病?他说不要提了,发现胃癌之前头一年,他说我跟你讲,我这个焦虑到什么程度?我给别人发一个短信发了多长时间?发了三个小时,就是为了措辞。你说我这个压力多大。所以我说不在道,你只有术,能没有灾难吗?所以有人说陈老师你说得太过分了,哪有什么灾难?你说这不是灾难吗?你再有钱,你再有身分,你再有名气,你再有地位,说走就走!你身体不跟你。你不在道中行,你不了解这些规律,你的身体受不了,你的命运也受不了,这是大问题,这难道不是灾难吗?他这个太太跟我掉眼泪,说不行了,现在已经到了什么结果了,那要是再扩散了人就,四十多岁是不是?

我们再讲孩子,像我出去给这些老阿公、老阿婆,给这些长辈做汇报,他们就讲,小伙子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学这些东西、了解这些东西能避灾难。我说您老人家家里现在就有灾难,他说你给我解释解释。我说你去看,你们家人吃饭,饭碗里谁的饭菜好吃的最多?他说那当然我孙子。我说多大了?他说六岁,我说你离灾难不远了。他说为什么?我说你看这个孩子,好人是教出来的,坏人也是教出来的。各位可以拿家里,你们都是,咱不说是官员,也不说企业家,你们都是家长,今天我们交流就以这个为原点,你们一定有这个关系,一定有这个体会。这个孩子他从几岁开始懂事之后,大人,尤其现在一孩儿化,尤其我们大人不懂传统教育,他对孩子是什么?疼爱。把最好吃的永远放在他的碗里面,这是什么?这是对于孩子来说,他从小就建立起来什么?三个字价值观,价值观就这么建立起来的。他就认为天经地义,所有的人都是为我服务的,你再老他没有概念,这是我爸没有概念。好吃的给我,好穿的给我,我有要求必须满足,这是什么?天经地义的。大家每个家庭都在这么做。

这个老太太她就有点紧张,她说我们是这么干的,她说有什么问题?我说两个问题,第一个,这个价值观一旦在这个小孩脑子里形成,一旦有一天你不能满足他的欲望,而且孩子你不要看他小,你把他的欲望刺激起来,激发出来,他比你的欲望还大。「妈妈,我要吃这个。」「咱们家没那么多钱,吃不起。」「那不行,就是鱼翅,我们得吃鱼翅。」就那样你不给他,我说两种情况,头一种什么?他会怨恨你,他就认为你们一直以来都是对我这么好,怎么突然就不满足我了?他会怨恨你。当你不给他钱,不能满足他欲望的时候,他就怨恨你。怨恨你他怎么表现?轻的,我亲耳听到,踢爷爷奶奶,几岁?四岁踢自己的爷爷奶奶。这次我来青岛有老师给我讲,妈妈给他凉了一杯热水,等着孩子放学。这孩子应该是不小,这水有点热,这孩子回来之后,也是没有生活常识,这也是观察不到,拿起来就一口,很热,烫到了,这个儿子一下就把热水泼他妈脸上,说了一句话「你想烫死我!」这就是怨恨。怎么?你对我服务不周到,我凭什么不恨你?标准是谁建立的?价值观谁给的?你亲手教给他的,他就恨你。恨你之后他就表现出来,表现出来就怎么样?我想踢你、打你、骂你,然后怎么样?杀你。

所以现在我们在报纸上看,前两天我刚刚看到,未成年人伤害父母、殴打家长的事件,成上升趋势,头版大标题,这是灾。你说这不是灾难吗?他把爷爷奶奶都杀了,你还说这不是灾难。为什么?抓起来警察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买手机。说我们知道给你买了四个手机,那不行,还有个更好的。哪有那么多钱?那不行,几个小伙伴合伙,一起上,把钱拿走了。他死了无所谓,他就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这是第一个灾难。第二个灾难自杀,你辛辛苦苦把他养大,这个孩子他也不打你,他也不骂你,他心里恨你,怎么样?门一关不跟你说话了。太多了!第二天一看窗户开着,孩子跳出去了,已经自杀了。写了封遗书「妈妈,我恨你们。」你还活不活?八岁、十二岁都自杀上吊,我们看这新闻。你说你家里老人还活不活?所以我给这些长辈们,这些阿姨们讲,我给她们讲完以后,她们过来就拉着我的手很激动,七十岁!跟我讲「小伙子,我长这么大,这一辈子没人跟我讲过。」所以我更加坚定了我做义工的信念。

现在真正的问题不是说缺钱,家家户户好吃的也有,问题是没有道!所以很多家长到处去学,给我的孩子报这个班,学钢琴,学这个、学那个,孩子将来他杀你、他自杀!你怎么办?所以说价值观决定什么?决定吉凶祸福,价值观就是传统的伦理道德。所以孔老夫子讲「温良恭俭让」,孔老夫子有这五德,这五德就是规律,做人就应该这样子。所以我们这些做后人他不了解,他觉得好像我们孔老夫子也很奇怪,他是没钱,他穷,他在那俭朴,温良恭俭,俭就是俭朴,他为什么要俭朴?他不懂为什么要俭朴?俭朴是真正的自然规律。现在是什么?现在消费是真理,这能行吗?

大学生现在的问题就更大了。我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做报告,学七年,他们学中医七年都在下边,很多。我就看着他们聊了几句,我说我看到你们,我就知道咱们国家中医没有希望,没有前途。他们就很受刺激,我一讲他们就很不服气,陈老师,你凭什么这么讲?小伙子站起来。我说你看你头发是黄颜色的,你们这里的还有这个脸上,那叫什么?钉钉了,耳朵、鼻子上面有钉,舌头上还有钉,这个钉、那个钉,然后你有英文名字,你叫Mary,他叫Jack,一张嘴就是Hello,然后一放电话就是bye bye。家里有宠物,宠物叫Elizabeth,你最喜欢,买的都是圣罗兰,你戴着戒指,你过圣诞节,然后你往那一坐你说我是中医。你怎么能是中医?你想我不是说不讲道理,传统文化最讲道理,我给他们一讲,他们听了之后也挺气的确实。后来就站起来,有一个女生就接话,她说「陈老师,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很没有希望。」我说为什么?这是大学生亲口跟我讲,学了七年,他们到第七年到医院要去实习,现在中医院坐堂的中医,中医我们讲的坐堂医生,他坐在那干嘛?病人来了,来了之后先开单子,让这个病人先干嘛?所有的中医全是,北京可能这样,其它地方我不了解,应该是全国都一样。开单子让病人先去做CT,去验血,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中医,我就在那坐着,我就跟学生们讲,我说你们不像中医,为什么?因为你首先不是个中国人。你连中国人都不是,你怎么能说你是中医?不合乎逻辑、不合乎道理,七年白学。她说我们真的白学。现在我们一去往那一坐,门口写着中医,一进来之后先让做CT、验血去,这不是中医该干的。我就跟他们讲,中医四门学问望、闻、问、切,头一个望,你们还不如我。我是做记者出身的,我经常出去做曝光的新闻。我往这一坐,灯一架,两个椅子往那儿一摆,这个嘉宾很有可能是个贪官,他有可能是个坏人,有可能是个犯人。他有的时候他会骗我,他不会那么乖乖的就告诉给你,社会大众事实真相,他会骗你这个记者。记者是什么?公器,公就是社会大众那个公,公家的公,器是器皿的器,公器,你得有这个本事。所以我做这么多年记者我有这个本事,这个人一来,我看他一眼我就能知道个大概,坐这说不到一、二句话,我就知道我今天这个采访有哪些问题我该问,有些问题可能问不了。很短的时间你就要做出这个判断,这是什么?这是功夫。

我说你们知道中医怎么看病?中国的老中医,我讲的这是传统,他往这一坐桌子上什么都没有,顶多一杯茶水。病人来了,来,坐这儿,病人一看他病好了一半,为什么?你看这个老中医红光满面,非常慈祥,非常祥和,气场好、气氛好。你一见他心情好。现在你到医院去看,你看这个医生,你愈看他愈像病人,你找他去看病,他甭来给你看病,你看他脸色也不好,气急败坏,他还心里想着股票的事,他给你写药方,你就站起来我还有事,我不看了,为什么?你对他没有信心,无论中医、西医现在全是这样。他现在只要不害你,不给你多开药,你就非常感谢他了。现在就是这样,只要他不害人,就是我一开始所讲的,人每个岗位,每个身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子。都是什么样子?都成了商人,商人还不是好商人,都是骗人的那种人,骗人钱的。现在人都是这副模样,你看了谁都不放心。

现在大家都住楼房,街坊四邻谁也不认识,七、八年也不认识,不知道对门是谁。我们坐电梯里面,我学了儒家的这些传统文化之后,很懂礼貌,在电梯里面就跟老阿姨一上来,我冲她一笑,她吓一跳。现在就是这样,陌生人你冲她一笑她当然害怕了,她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我从安徽庐江回来,庐江汤池有个传统文化教育中心,我在那鞠躬鞠得我非常好。因为鞠躬它和你自己人的本性是吻合的,你给他鞠一躬,你不恨他,很美好。那小孩子给你鞠躬一派祥和,人定,真的是有力量。回北京,我可不敢给人鞠躬,怕真的会把人吓坏,给人家吓坏了,那不就违反了咱们仁爱的基本原则?没办法!所以在中国你做善事,你做点好事,懂礼貌,仁爱,对人微笑,现在不行,现在真的是这样。所以说我现在就体会到一点价值观坏了,真的是价值观,价值观一坏,学生学什么都有问题。我就给他们讲,我说你们现在不就是想要钱吗?我怕他们对我没有信心,我跟你们讲,2000年没多久的时候,做电视做市场化,那会我参与,我主持一个小时的访谈,新闻访谈,在外边发行量很高,收视率很高。因为他们喜欢听我提问,它能赚十万,给我多少这个报酬?我主持一个小时六万。什么时候的价钱?2000年多一点。

我现在去跟大学生,我跟他们讲,我说你们不如我有钱,你们也不如我有名。但是我告诉你们,我说按照你们现在这个方向去发展,你也不可能有钱,你也不可能有社会地位,你什么都得不到,为什么?你没本事。你所学的都是什么?都是现在大学老师们权威教的,你怎么才能三分钟搞定他,就学这个东西,都是术,没有道。道是什么?我跟各位讲,道其中有一个是什么?就是志气,就是人得有骨气。所以朱镕基总理过去讲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他给官员题词几个字「少吃肉,多长骨头」。我印象很深,什么意思?你得有志气。现在家庭教育就出了大问题,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那些孩子们每天要的都是名牌,沉浸在享受当中。将来这个孩子,我就可以说有这么一个判断,你们在座很多都是孩子家长,这个孩子如果是这样过来的话,我有个判断他一定将来没有志气,人要是没有志气一事无成!你给他送到哈佛,你给他送到美国,送到海外,你给他留一大笔遗产,他怎么样?纨绔子弟,把这个家败光了,最后给你惹一身祸。志气是从哪里来的?从温良恭俭让来的。他不俭朴,他天天享受消费,妈妈,我要消费,我要天天吃好的。好了,他没有一个俭然后怎么样?他就没有志气。这是我的一个体会。

所以我刚才讲到中医,坐堂的老中医他坐在这里怎么样?他就有这个本事,他真的是一看你他就知道,你还没说话,「昨天吵架了?」真吵架了。「回去多喝点菊花就好了。」你一回去,真的好了,多少钱?两毛钱。真正悬壶济世他有道在里面,而且他有本事。他那个本事从哪里来的?各位注意,中医桌子上没有仪器,他不是给你量血压,给你弄出点血来给你量你的血色素,他不是这个样。望闻问切,这本事从哪里来的?从他自身里来的。所以中国传统的智慧里面它讲什么?它讲一点向内求,它不向外求。它永远是从自身找出来一种力量,一种本事。我们现在都是怎么样?向外找。这个医院的院长领导来视查、来介绍,我们这个地方六栋大楼,全是最好的设备,德国的设备、法国的设备,错了!中国老祖宗,就只有一个人坐在那,能治很多人的病,张仲景、华佗、扁鹊,怎么来的?什么仪器都没有。中国人最高明,他那个智慧太高级了,就是我们现在不懂,为什么不懂?断了五代,从清末就断了,从慈禧太后就断了,那是亡国之君。就一直断,然后就骂,然后现在就误解。整个我们现在就学西方,学西方怎么样?就是拼命的物欲、物化。物化在前面,一切都是物质化,然后增长人的物欲,最后怎么样?我告诉各位一个结果,人的能力大幅度的降低,人的灵知灵性,人自身的智慧和他的能量,和他的力量完全退化了。你坐在那儿就是个傻瓜。

所以我就跟那些大学生讲,你们坐在那什么都不可能给病人看,为什么?你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你没有通过道来把它给锻炼出来,给培养出来,给它保持住。你没有,没有人教你,学的全是西方,西方是通过科技,通过外在的这些物质的科技手段。科技才三百年,中国五千年,我就跟他们讲,我在中山大学,他们有人提个问题,「陈老师,我还是觉得美国好,说上月球就上月球,人家科技真发达。」我说你!现在(我也和他讲理)我们大部分都是不肖子孙,为什么?对老祖宗不了解。中国诸子百家其中有一个人是墨子,我不记得是不是山东鲁国这一带人。墨子在春秋战国时期两千多年前,他做了个什么东西?他拿木头,小木头片他做了个飞鸟,小鸟。当时没有任何机械设备,没有什么汽油这类,这个飞鸟,墨子能够让它在天上,飞三天三夜不落地,墨子有这个本事。所以有人说这是传说,我说你看四大发明你怎么不说是传说?我们的智慧太高了,但是我跟你讲墨子他不用,他有这个本事但是他不用。所以我真的看到了山东,那可能是泰安的一位教授写的一本书,研究墨子的。他就有这么一段评论,他说我们的老祖宗,这个墨子真是愚钝,他要是当时把这个小木头鸟,要是继续研究下来的话,没多久第一个上月球的就是我们中国,不是美国;研究航空飞机的是我们中国人,不是外国人。我们的大学教授,墨子专家都这么讲。错了!

墨子真的是讲过什么话?他的学生也模仿他,也做了这么个东西,墨子就跟他讲「奇技淫巧」,就是小技巧。你学这个、做这个东西,还不如怎么样?还不如给一个农民家里面,做一个推粮食的车。为什么?这里面就有太深的道理。这就是后来我学了传统文化之后,我的一个体会,科技无限的去发达,无限的去推广、推进,人类一定毁灭。汤恩比博士讲的话,在七十年代就讲的话,因为什么?科技它是一种手段,它有一种什么功能?它能服务人类的欲望。这个欲望被无限的刺激,人的欲望无限的膨胀,他就彻底不懂得道,他就不按照道走,他就随着欲望走,然后怎么样?就毁灭。中国老祖宗早就有这套本事,孔明(诸葛亮)木牛流马,为什么他做完了之后那么先进的工具他烧了,毁掉,为什么他不要了?墨子为什么不让后代的学生,去研究这些东西?高科技还不如做个农民的牛车?他在道中行!道中行有什么好处?与天地万物共生、共荣,没有灾难。绝对不是落后,这个我是体会得太深。

原文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d2c6250100fln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