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2016的总结备忘录

今年除了工作上一些积累,业余也捣鼓学习了一小点东东,通常往年这个时候都想着好好的写一篇总结,但到最后基本就不了了之,这次流水一下。

业余兴趣:

》开始练习吉他,骨子里还是热爱着音乐(不枉在数字音乐行业呆了4年),尤其焦躁不安郁闷不止的时候,音乐之于我真是治愈良药,虽然现在只会听,希望有一天也能自己拨弄点声出来;
》入了马东老师的《好好说话》,一个用耳朵听的节目,学着怎么表达和讲述,《罗辑思维》《晓松奇谈》等知识类节目基本每集都没落下。平时读书少,通过这个途径也能听到不少观点和理念,这些靠“听”的节目也让我获益匪浅,有限的看完几本书;
》英语的强化和继续训练,今年没报培训,口语练习机会不多尝试去过几次人大的英语角,但后面没有坚持下来。靠各种语境练习,逼迫自己,现在听力沟通和阅读英文资料比之前顺手了些,差强人意;
》看完BBC系列科普节目《地球各大洲系列》《地心/深海旅行系列》《宇宙起源系列》《日本、欧洲、澳洲地缘系列》…,结合曾经去过的地方感受,感觉开启了另外一扇窗口,中学的很多知识点又能逐渐唤醒一点,对大自然有更多的热爱和了解,更惊叹生命的奇妙,人类和地球的渺小,人生百年也不过宇宙瞬间,感受到无与伦比的魅力;
》年中入了一个摩托街跑,上的京B牌(京A太贵)加上全险,全程自己摸索跑完了。骑了几个月就入冬了,还没来得及跑山几次,一直闲置在地库,结果这个月还被召回了,意外给补贴了一笔补偿金,本田算是业界良心;
》旅行方面预算节制,基本没有出境游,唯一一次出境是跟团队一起去了印尼巴厘岛,境内去了一趟云南南北线自驾,其余基本周边游,希望明年有机会多出去走走吧;
》今年基本没有持续性的身体锻炼,以前上下班还能走走步,现在基本不怎么动了,羽毛球/游泳/健身房零零星星的去过几次,唯独滑雪每年冬天还相对比较坚持,锻炼这一块希望明年有所好转吧

职业/互联网/技术:

》几个前沿前端解决方案的研究,以及时下主流框架的了解和实践;
》AI/深度学习的学习和实践,还在持续研究中,这块有机会再细说;
》摸索了一遍路由器的mini的linux系统,搭建智能路由控制家里家电,可以做限流免流;
》了解实践了很多网络层相关知识点和工具,包括mitmproxy做流量劫持、HTTPS加密流量劫持,以及移动端的监控相关;另外申请了免费的HTTPS证书,把自己个人站点都升到HTTP/2了;
》研究了电商行业某些冰山下的商业模式,如SEM,ASO,各路水军,黑产等;
》熟悉了目前大数据现状和BI,但时间和精力关系深度远不够。这个方向其实沉寂了好几年了,或许差不多是时候接受时代召唤了;
》工作上,前半年实打实的拥抱变化,忙忙碌碌,后半年工作压力相对少了一些,有更多时间学习研究感兴趣的东西,有幸有次晋升,算是一个交代

消费理财:

》今年对各大行新发的信用卡基本没有做过多的研究,目前用浦发AE白完全够用了,去年的闲暇作品“玩在当下”APP内容也停止了更新,有趣的是现在每天还有日活,如果后面有时间希望能捡起来运营一下吧;
》机缘巧合,开始对一/二线城市房市做了一些了解和学习,按现今的形势,明年四月会是一个很好的观察点或转折点,考虑做一个置换届时随机应变吧;
》尝试了多家银行的贷款产品,但是杠杆并没有用上;跟去年基本一致的理财渠道,年化基本能到10%+,跑不赢大盘,但兼顾了资金流动性;
》总体来说年前形势还不错,到下半年逐渐收紧,整体行业不如往年的百花齐放,很难找到靠谱的理财渠道,利率普遍都下调了

2017的期望:

》而立之前去一次美国,拿签证后一直没机会成行,去年买票也退了,明年必须去溜达一趟,时间不多啦;
》至少完成一次外部较大规模的技术分享,为“工作自由”打好基础,也该多练练外部演讲能力;
》业余有时间争取能做一个能产生正向营收的小产品,继续验证自己前期商业调研和实践自己产品能力,成败与否都无所谓:)
》职业发展上,大概率还会在技术线上持续投入,期待能有所成果和沉淀(在此真的非常感激公司提供这么好的技术氛围和学习环境);
》2017将是人工智能的一年,希望在这个方向上能有所积累和产出,或产品的或数据报告的;
》能找到么,可遇不可求

最后

看一下,真是名副其实的流水账…
BTW,很庆幸,看起来做的大部分都算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每天都还算过的充实,聊以慰藉。大多时间也觉得接触的信息量溢出,但很多有价值东西又不想错过,学会筛选信息变得很重要,每天都有列一些todo,随计划慢慢完成。
总体来说,过去一整年其实内心是充满不安和危机感的,回望看似繁冗充盈,但身在这座城市,似乎每个人的期望都难以填满。不管怎样,还是希望自己能保持这份驱动力,不然生活该多索然无味。突然想到星爷那句: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不过,人最终的梦想到底是啥呢,who knows?
少年,愿你鲜衣怒马,丈剑天涯!

写在奔向而立的路上

—–康德说过:自由不是能做什么,而是能够选择不做什么。

不再因别人的怂恿而影响自己做重要判定时的依据和心态(这个时候最需要冷静和淡定,但不要迟疑和优柔寡断,这方面做得还不够好)

不再因别人的挖苦而情绪波动不能自控(别人奚落你时,不一定就是针对你,也不一定是否定你,顺便知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无奇葩无众生不百态)

不再因所有人这么看而自己也这么看(别人觉得应该这么做时是建立在他自己的人生阅历上做出的判断,不一定不对但不一定适合你,选择属于自己的)

不再活在别人眼里,不为别人而活(不要成为别人眼中的谁,很难也没有做到,每个人多少都活在别人眼里,人基本的社会属性使然)

接受自己某些方面存在的不同,并且对自己认识更深更自信(所有人觉得错时,也不一定就错,但也许就是一个机会)

对世界形形色色的人、事、物各种诱惑,有了一定克制免疫力(必须承认无法做到六根清净不食人间烟火,至少学会了过滤那些虚无缥缈的表现,在自己经历和阅历基础上)

家人、长辈,失去了永远不能再回来,你有你的理想也要背负更大成本(很多次梦见小时候对自己很好至爱的亲人,也有流泪和后悔)

对自己未来的规划掌握也愈发清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虽然现今人们面对着各种压力,这个城市充斥抱怨和戾气,幸好在自己身上没有发现)

过去的一年:旅行锻炼+职业发展+个人学习(从理财+产品+社会人文+英语+带人和团队一起成长),各方面受益良多符合自己预期,新的一年希望更上(但今年的运动锻炼大不如晚年,几乎没爬过几次山,以前走路多现在坐车多也许是为了赶时间也许就是懒)

眼界和圈子都有所开阔,不再局限再以前的小宇宙中,能感觉自己的能量和欲望的膨胀(膨胀是好也是坏,自己把握度)

更加相信出路和成功有很多种,每个人都有多种可能去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时代造就)

没有学会在公共场合很好的表达自己的观点,没有学会优雅的说话艺术(单一的表达方式到底让人难以接受还是让人觉得简单直爽,自己权衡度)

对自己现在的工作状态,更像是一次新的创业,全程参与,把自己多年摸爬滚打的那点残余、想法和技术恨不能全部投入其中。我相信并看好结果也接收如果的失败,好的产品不是看几本书照抄几个现有产品背书就能做成,恰恰需要的是积累和直觉。现在,我愈加相信直觉。

有句话怎么说的:“台风来了,猪都在天上飞”。我想,我们的时代来了!

以上,不知道自己能否真正领会并消化,但2014至少是个开始。2013 Ending,祝好!  2014,Keep Moving!

最后更新13年的几篇游记做收尾,算今年的额外收获,希望给有兴趣的同学提供参考:)

 

最近总结的一段代码

该段代码集结了匿名函数(arguments.callee)的使用,灵巧的递归方法,以及闭包内函数的重载实现局部变量和局部方法可用。

整段代码是在实现输入为空时进行闪动警报而想到的。

// a elegant function demo include many fantasy features
var timeout = function(time){

var time = time || 3,
elem = document.getElementById(“demo”);

function funca(){ alert(“funca”)}
function funcb(){ alert(“funcb”)}

timeout = function(){ // 1.the funciton to be overwrite here, not overload

//alert(time)

//some handler && render here…
//e.g.
elem.style.background = time&1 ?”#eee” : “#fff”;

//some test case below:
//2.can call closure func even though next time
//funca();

//3.call func himself
//arguments.callee();

time–&&setTimeout(arguments.callee, 200);
}

return timeout();

//4.if you need return more api to be called, use the method below:
//return {a:funca,b:funcb}

}(4); //5.auto fire after func load

文章仅作一个人笔记,取消注释可以知道更多。。。

Paul Graham:未来的互联网创业(上)

根据Paul Graham的简历,他是一个计算机博士,一个程序员,一个风险投资家。
但是,在我眼里,他其实是一个思想家。他的很多观点深刻地启发了我。
比如,他说,程序员就是当今时代的手工艺人,其他行业的人都必须依附于流水线的工业化生产才能谋生,只有程序员可以靠个人的手艺谋生。再比如,他说,互联网公司就像蚊子,唯一的竞争优势就是数量多,作为种族可以生存下来,作为个体九死一生。

bg2008012301

关于Paul Graham了解更多:http://www.cnblogs.com/enimo/archive/2011/09/22/2184989.html
我一直想翻译他的文章,下面就是他去年10月写的《未来的互联网创业》。全文分两次贴出,我觉得有启发的话,都加上了黑体。
=============================
The Future of web startups
未来的互联网创业
作者:Paul Graham
译者:阮一峰
原文网址:http://www.paulgraham.com/webstartups.html
October 2007
2007年10月
(This essay is derived from a keynote at FOWA in October 2007.)
(本文根据作者在2007年10月Future of Web Apps 会议上的主题演讲改编而成)
There’s something interesting happening right now. Startups are undergoing the same transformation that technology does when it becomes cheaper.
眼下有一件有趣的事情正在发生。初创公司正在经历着一种转变,它很像发生在成本降低时期的技术转变。
It’s a pattern we see over and over in technology. Initially there’s some device that’s very expensive and made in small quantities. Then someone discovers how to make them cheaply; many more get built; and as a result they can be used in new ways.
这种转变,我们在技术领域已经一再见到。一开始,新设备非常昂贵,只能小批量生产。然后,有人发现了降低成本的方法,生产数量开始增加。最终,这种设备找到新的用途。
Computers are a familiar example. When I was a kid, computers were big, expensive machines built one at a time. Now they’re a commodity. Now we can stick computers in everything.
电脑是一个大家熟悉的例子。当我还是孩子的时候,电脑体积巨大,价格昂贵,一次只能生产一台。现在,电脑只是一种普通商品,我们可以把电脑附加在所有东西上。
This pattern is very old. Most of the turning points in economic history are instances of it. It happened to steel in the 1850s, and to power in the 1780s. It happened to cloth manufacture in the thirteenth century, generating the wealth that later brought about the Renaissance. Agriculture itself was an instance of this pattern.
这种模式已经有很长历史了。在经济史中,可以找到许多例子,关于技术变迁的转折点。比如,19世纪50年代的钢铁,18世纪80年代的发电。13世纪的纺织业,正是纺织业产生的财富,带来了文艺复兴。农业本身也是一个例子。
Now as well as being produced by startups, this pattern is happening to startups. It’s so cheap to start web startups that orders of magnitudes more will be started. If the pattern holds true, that should cause dramatic changes.
现在,初创企业也在经历这种模式,或者说这种模式正在影响初创企业。因为互联网创业的成本如此之低,所以初创企业的数目将呈指数式增长。
1. Lots of Startups
1. 无数的创业者
So my first prediction about the future of web startups is pretty straightforward: there will be a lot of them. When starting a startup was expensive, you had to get the permission of investors to do it. Now the only threshold is courage.
关于未来的互联网创业,我的第一个预言很简单:无数人将会创业。以前创业很昂贵,你不得不找到投资人才能创业。而现在,唯一的门槛就是勇气。
Even that threshold is getting lower, as people watch others take the plunge and survive. In the last batch of startups we funded, we had several founders who said they’d thought of applying before, but weren’t sure and got jobs instead. It was only after hearing reports of friends who’d done it that they decided to try it themselves.
甚至就连这个门槛也正在变得更低,因为人们不断看到周围其他人创业成功。在上一批我们资助的初创企业中,有几个创始人说,他们以前就想创业,但是下不了决心,不敢放弃现在的工作。只有当他们看到朋友们创业成功,他们才下决心亲自创业。
Starting a startup is hard, but having a 9 to 5 job is hard too, and in some ways a worse kind of hard. In a startup you have lots of worries, but you don’t have that feeling that your life is flying by like you do in a big company. Plus in a startup you could make much more money.
创业是艰难的,但是一份早9晚5的工作也是艰难的,在某种意义上,甚至比创业还艰难。你自己开公司,你会因为很多事情担惊受怕,但是你不会感到虚度生命,在一家大公司里打工,常常会有这种感觉。而且,创业可能会使得你挣来多得多的钱。
As word spreads that startups work, the number may grow to a point that would now seem surprising.
当越来越多的人相信创业是可行的,初创企业的数目就将增长到一个现在的人们会感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We now think of it as normal to have a job at a company, but this is the thinnest of historical veneers. Just two or three lifetimes ago, most people in what are now called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lived by farming. So while it may seem surprising to propose that large numbers of people will change the way they make a living, it would be more surprising if they didn’t.
眼下,我们觉得有一份工作是正常的生活模式,但是这是最不可靠的历史假象。在现在所谓的工业化国家里,仅仅二三代人之前,大多数人都是靠务农为生。如果将来许许多多人改变谋生的方式,这也许会令人感到惊讶,但是如果没有发生这种改变,会令人感到更惊讶。
2. Standardization
2. 标准化
When technology makes something dramatically cheaper, standardization always follows. When you make things in large volumes you tend to standardize everything that doesn’t need to change.
当技术极大地降低一件东西的成本之后,标准化就会接踵而至。当你大批量生产某种东西,你就会将那些固定不变的部分标准化。
At Y Combinator we still only have four people, so we try to standardize everything. We could hire employees, but we want to be forced to figure out how to scale investing.
在我的风险投资公司中,我们现在还是只有4个人。所以,我们试着将一切都标准化。我们可以雇用更多的人,但是我们想强迫自己,找到有效投资的方法。
We often tell startups to release a minimal version one quickly, then let the needs of the users determine what to do next. In essense, let the market design the product. We’ve done the same thing ourselves. We think of the techniques we’re developing for dealing with large numbers of startups as like software. Sometimes it literally is software, like Hacker News and our application system.
我们经常告诉创业者,尽快地发布一个最简版本,然后让用户的需求决定下一步该做什么。从根本上,让市场设计产品。我们自己也是这样做的。我们想象自己,正在开发一种处理大量创业者的技术,就像开发软件一样。有时,它确实就是软件,比如Hacker News和我们的风险投资申请系统。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we’ve been working on standardizing are investment terms. Till now investment terms have been individually negotiated. This is a problem for founders, because it makes raising money take longer and cost more in legal fees. So as well as using the same paperwork for every deal we do, we’ve commissioned generic angel paperwork that all the startups we fund can use for future rounds.
我们正在着手标准化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投资条款。到目前为止,投资条款都是一对一商定的。这对创业者来说,是一个麻烦,因为它使得融资周期更长,法律费用也更多。我们对每一个交易都使用同样的文件,我们还授权让我们资助的创业公司,将通用的融资文件用于以后的融资。
Some investors will still want to cook up their own deal terms. Series A rounds, where you raise a million dollars or more, will be custom deals for the forseeable future. But I think angel rounds will start to be done mostly with standardized agreements. An angel who wants to insert a bunch of complicated terms into the agreement is probably not one you want anyway.
一些投资人依然坚持制定个性化的投资条款。在可预见的未来,成熟期的企业在融资100万以上美元时,仍然需要个性化的合同。但是我想,早期的天使投资合同,大部分都将使用标准化合同。一个想在协议中插入一大堆复杂条款的天使投资人,可能根本不是你需要的那种投资人。
3. New Attitude to Acquisition
3. 对待并购的新态度
Another thing I see starting to get standardized is acquisitions. As the volume of startups increases, big companies will start to develop standardized procedures that make acquisitions little more work than hiring someone.
另一件我看到正在标准化的是并购交易。当大量的初创企业出现后,大公司开始发展一套标准化程序,使得并购就好像雇用一个人那样简单。
Google is the leader here, as in so many areas of technology. They buy a lot of startups– more than most people realize, because they only announce a fraction of them. And being Google, they’re figuring out how to do it efficiently.
Google是这方面的领导者,正如它是很多技术领域的领导者一样。它买进了许多初创公司—-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还要多,因为google只公开了其中一部分的交易。站在Google管理者的角度,他们会考虑如何使并购更有效。
One problem they’ve solved is how to think about acquisitions. For most companies, acquisitions still carry some stigma of inadequacy. Companies do them because they have to, but there’s usually some feeling they shouldn’t have to–that their own programmers should be able to build everything they need.
他们已经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如果看待并购。对于大多数公司,并购意味着自身有缺陷。那些进行并购的公司,往往是因为不得不如此。他们会有一种感觉,觉得本来可以避免并购的,觉得内部的程序员应该能够开发出他们需要的任何东西。
Google’s example should cure the rest of the world of this idea. Google has by far the best programmers of any public technology company. If they don’t have a problem doing acquisitions, the others should have even less problem. However many Google does, Microsoft should do ten times as many.
Google的例子对整个有这种想法的世界,是一帖解药。Google有着比任何上市公司多得多的优秀程序员。如果连Google都觉得并购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应该感到不好意思了。说实话,同Google的并购数量相比,微软的并购数量本应该多十倍的。
One reason Google doesn’t have a problem with acquisitions is that they know first-hand the quality of the people they can get that way. Larry and Sergey only started Google after making the rounds of the search engines trying to sell their idea and finding no takers. They’ve been the guys coming in to visit the big company, so they know who might be sitting across that conference table from them.
Google没有对并购感到不好意思的一个原因是,他们很清楚地知道,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得到的人才的质量。Google的创始人Larry和Sergey,之所以会创立Google,是因为他们向其他搜索引擎兜售他们的想法,结果都遭到拒绝。他们的这种拜访大公司的经历,使得他们知道坐在会议桌另一头的人,可能有着什么样的质量。
(未完待续)
Paul Graham:未来的互联网创业(下):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8/01/the_future_of_web_startups_part_ii.html
原文转自:http://www.ruanyifeng.com/blog/2008/01/the_future_of_web_startups_part_i.html

大学之肆

打开博客,搁置一年多了,页面模板还是当时为迎接虎年而换上的,写点什么。一年多里可以发生很多事,由一些事产生的影响可能伴随一生。

去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大三的暑假快结束,呆在北京,并没有急着回学校。那时,一切还是未知数,会有人不断问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我没有确切的答案,只是不断的学习英语,为10月份的托福做准备,一边又不断地匆忙着项目,强化自身的专业水平,为找一份喜欢的工作做准备。

那时候的生活及其简单,上午在苏州街马老师那,下午去魏公村备战考试,每天来来回回既忙碌又自在奔跑着,却没有想得太多,估计那时还没有太多的压力,有时候坐在大教室,直接趴在桌上睡觉,坐我旁边的朋友会纳闷,花钱来这睡觉的么,偶尔会叫醒我,偶尔也会互抄对方的笔记。那时候我们一排一共四个人两男生两女生,有两位是在北京这边读书,大二刚结束,另一位是美国回来高中毕业的小孩儿,四个人一起有说有笑各种有趣,两个男生上课玩水果忍者,对方表示不屑更多的是互相的八卦对方,晚饭时间再派两个男生下去弄吃的。水果忍者的最高分就是那时候拿到的,直到今年7月在去青岛的绿皮车上才破了那一次的记录。我始终觉得那段时间是我在北京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后来,我们三个还聚了一次,在农大吃自助火锅,还是有说有笑的默契,很开心。

那个暑假还发了7年未遇的高烧,幸好当时有YY和NN在,记得还是被那俩扶着去楼下的同仁堂看医生,那时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虚脱了。NN在我那的那段时间,我们一到晚上会下楼去麦当劳吃东西,因为晚上10点学生证可以打半价,两个人都吃得很high,甚至NN回来直接就拉肚子。

暑假结束9月份,回到了学校,开始正式进入大四的生活,除了一大堆要办的手续,平时也还是很忙碌,党宣,学工和团队的很多事情仍需要花时间去处理。那时候距离托福考试只有半个月,半个月可以做很多事,我却没有做到该做的事。考试前夜想着必须进行一次模拟复习所以没敢睡,但直到第二天天亮,发现还有太多之前准备的资料没有时间去看了。我一边跟晚我两个月考的室友DB说,怎么办?我要去当炮灰了,然后又想,没事,什么样的结果都已经是必然的了。歇息一会儿拿上装备急匆匆的奔赴考场。大概后面DB也是这样步了我的后尘吧。考试结束的当天,心里估摸也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考完后T老师还问起,我只能说不容乐观,心想不能让老师为我耗费太多的时间精力了。期间,学校那边的领导老师问我是否有留校的意向,那样可以直接的边读研边工作。可能那时候,还是对未来的一切都没有确定,工作或是继续学习,一直在两个方向中取舍着。但始终没有想过留在学校,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随后,差不多10月份,把所有事情都交接完后又回到了北京。

那时候开始做也是现在正在做的项目ting,记得导师跟我说,作为一个新人,能一开始就接触一个全新的项目,从MRD到产品成型的整个过程会收获很多,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那时候觉得一切都是新的,也能满足我当时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比维护一个旧的项目对我的吸引力和挑战性都更大。公司的同事都很友好很亲切,加上公司的文化和氛围都比之前想象的要好,最主要的是我的导师,他教了我很多东西,非常nice很追求完美的一个人,他让我对这个团队充满了感情也对这个产品充满了期待。我们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开发一些新颖的小创意与大家分享,他让我觉得工作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还有我们组的其它同事,虽然那时仅仅只有四个人,却相处的非常融洽非常和谐,甚至让我感觉是迄今加入这个团队以来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也就是那时候工作和求学的平衡开始逐渐的打破。于是,忙碌的生活逐渐的开始了,由于初期只有四个人,其实分担下来的东西也还是比较多的,但那时候完全没有觉得累,充满了奔头,每晚可能会自觉地到9点10点才回家。效率也很高。

等5月项目上线,我也回到了学校,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还是在极度的忙碌中度过,报考了耽搁了两年的驾校,然后写论文,加上各种关于毕业生的讲座,分享。本科的论文很好应付,但我们的老师却容不得我们马虎,来来回回无数次的批注修改,到最终定稿才松了一口气,到最后还得答辩,答辩被答了两次,意外的得了校一等奖,报省里评优,结果未可知。就这样在众多学弟学妹的目送下,跟最好的朋友们嘻嘻哈哈的过完了大学校园里的最后一段值得一辈子怀念的美好时光。

现在毕业两个月,其实不知不觉我已经呆了公司一年了,这个时候会有跟我那时一样的新人进来,依稀会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自己的样子。我们组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新同事加入我们,在众多的同事看来我也许还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或涉世不深的新人,但知道这个时候却已经不许自己自诩为新人了,至少曾经共事的同事都没有再把你当新人。

一直想求变,让生活充满新意和激情,不喜欢一成不变的样子或安于现状的生活。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处在了这种自我的困境中。是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已发生,开始逐渐变得安逸。大四下有一段时间想过去做一件很有挑战的事,那样是不是就迎合了自己的求变心理。也许不然,对这个问题,跟很多朋友商量后的结果不置可否,我想只要一直在谦卑的学习着一直在填补自己无知的沟壑那就是在变,那会是一种质变。最终决定留在ting,对ting已经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倾注了工作的全部,它是我进入公司从零到最终成型的一个完整的项目,像一个一手带大的孩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能展翅高飞了,那么所有一切都值得。

搜看了一两年前写的文章,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云淡风轻,是吧。。。

黑色绷带 (2008.10.5)  http://blog.anymoore.com/black-belt.html

最近看的书 (2009.08.22 )  http://blog.anymoore.com/recent-reading-august.html

准大三生活 (2009.08.20)  http://blog.anymoore.com/pre-junior-life.html

2009年12月12日 (2010.1.1)  http://blog.anymoore.com/2009-december.html

2010毕业生论坛,离别时 (2010.06.10) http://blog.anymoore.com/scuec-2010bye.html

一切安好

看待事物逐渐归于平淡,情绪起伏曲线曲得越来越不明显,不知是算老了还是自诩所谓成熟;

这次高烧,算是十年来首次,签名写的六年,感谢有那么多朋友的关怀,谢谢你们;

来京近两月,时间满得始料未及,没来得及更新博客也不想乱改状态,期间断断续续历了不少事,当做成长的历程;

前半月安心熟悉工作学习,尔后去新东方报班待了半月,结识一些志同道合的新朋友,接着继续学习,生活中有很多东西值得我们去经历,并且为了这件值得去做的事可能要付出很大的辛苦和努力,是这句话;

很荣幸这个假期见了开复老师,工场里如菜场一般,但这儿承载的是年轻人梦想,自由、活跃且充满朝气!

暑假前有点孤注一掷,不过拿到了正式的offer,两天走完,这次的效率很高;

月底回学校,吃多了快餐,还是觉得武汉的小吃比较过瘾;

碎念到此,愿朋友们一切安好!

AnyCMS新纪元

AnyCMS终于有点模样,功能逐渐完善,可用性易用性上大有提升,虽不能说有多专业,但足以应对高校内容管理,有时间再慢慢扩展完善,先纪念一下吧。

新版新闻网近尾声,自主构造JS框架与JS实现,兼容HTML5及所有主流浏览器,自主开发CMS系统,基于角色访问控制,全网伪/纯静态,缓存控制,流媒体播放…

要考试,复习……

这是jser的季节

git上的TopLan,形势乐观,呵呵。

toplan

所有“参赛语言”按字母排序包括:ActionScript Arc ASP Boo C C# C++ Clojure CoffeeScript ColdFusion Common Lisp D Delphi Duby Eiffel Emacs Lisp Erlang FORTRAN Go Groovy Haskell HaXe Io Java JavaScript Lua Max/MSP Nu Objective-C Objective-J OCaml ooc Perl PHP Pure Data Python R Ruby Scala Scheme sclang Self Shell Smalltalk SuperCollider Tcl Verilog VHDL VimL Visual Basic

数据摘自:http://github.com/languages

jser们,继续努力,加油啦!

“学工在线”正式服役

学工在线上线ed,从前期的用户调研,到最后设计、实现,一段漫长略带艰辛的过程,大家都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熬到今天大家都挺不容易(尤其美工、前端组)。

student-affairs

后面不可避免会存在一些问题,继续努力,一起攻克吧。

一个好的服务网站,主要还是靠内容来吸引用户的,学工的同学们加油,仅此挂篇小志留作纪念……

PS:学工在线分三专区:学生工作新闻资讯学习服务,除此外,相关平台包括:校园活动查询、电子地图(ing)、二手市场(ing)、学生资助、心理咨询et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