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绷带·半月谈

这样的日子,就应该一头扎在暖暖的被窝里,捧本书,泡上一杯热茶,听着Jay的音乐,逐渐入梦…

半个月来不断的违背医生的嘱咐,暴饮暴食食无忌惮拆绷带锤石膏就指望两根骨头能快点粘上;

半个月来平时作为替补的左手开始熟稔的操作鼠标刷牙洗脸沐浴更衣,用一万个理由说服自己仅仅是塞翁失了匹马;

半个月来不断回想算命先生那段话,断臂残缘“此乃桃花劫桃花劫也”,寡人倒是天天在寝室一有空便打坐念经求神拜佛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半个月来未曾安分过,开着宝驴放浪形骸四处兜风,上下课高峰期可见某君右手白色铠甲左手握柄在人群中横冲直闯,弄得’民院沸腾’,殊不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君当珍惜,且今宝驴已逝生平竟未留一遗照岂不痛哉!

半个月来告别忙碌的头脑风暴,完全沉浸在慢的境界,安安静静平平淡淡的日子给我时间享受生活参悟禅机真谛,告诫自己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半个月来左手不辞劳苦的回短信回邮件搬石头击右键在键盘与鼠标之间忙碌的游离,在此我代表右手向你致以最崇高的问候与敬意…

Anyway,寡人右脑甲天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