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读十年书——陈大惠演讲(一)

尊敬的青岛大洲运动总裁刘总,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尊敬的来自全国各地的老师,大家上午好。我非常感谢给我这么个机会,这次这个交流会还有刘总给我这么个机会。我是从北京过来的,给各位老师做个汇报。我自己是个学生,刚开始学传统文化,学得不好,自己做得也更不好,所以在这我非常愿意借这个机会,把自己的一些学习的体会,包括我做为记者一些观察的体会给各位做个汇报,非常希望我给大家做的这个汇报,能够对各位老师有所帮助,也供大家在这几天的会议当中来批评指教。在开始之前,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做电视主持,一九八八年到现在二十年了。我开始参加工作是在北京音乐台、北京广播电台做主持人,后来到一九九四年我到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做主持人。各位老师所熟悉的像白岩松、王志、敬一丹、水均益,这我们都是同事。我那会儿是做「东方之子」,所以像白岩松、王志这我们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后来我去做「经济半小时」的节目,做总主持,总主持人共四个,有我,有王小丫、赵赫、曲向东我们四个人。再后来我去做制片人,像制片人是带一个团队的,这是我自己来负责一档栏目,也是做节目。美国有两个很著名的、很权威的媒体,一个叫《纽约时报》,两次对我提出来专访邀请;time magazine《时代周刊》,一次对我提出来专访邀请。

我这些年,上到国家领导人,下到死刑犯,我们采访了很多。这次也有缘分,我又到这个地方来第二次。上一次我一看到这个现场,我发现上一次我在这专访张瑞敏张总,就是咱们国有企业老总的榜样,我专访他。专访完之后,张总很抬举,他吩咐周围的人说,把咱们海尔那架直升机叫回来,把这位记者送他上直升机,带他参观。我讲这句话什么意思?我每次到大学里面去给大家做汇报,我都有这么一个介绍什么意思?我希望尤其是大学的学生、这些听众,对我这个汇报者要有信心,这个人还是有些阅历,他不是泛泛而谈,所以我一般给大学生们做报告之前我要先介绍这个。我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我这三年的时间休假,在中央台工作已经十多年的时间了,我现在是休假。休假我做什么?做义工,义工是「仁义礼智信」的「义」。「道义」的「义」。义工是没有收入的,可能在中国还没有社会地位,而且还很多人不知道什么是义工。那我做义工已经做了三年,借着这个休假。做义工我做什么?第一个保护环境,帮助动物;第二个帮助病人,病人现在太苦了;第三个推行社会教育,推行社会教育主要是以儒家为主,儒家的传统文化。这是我现在的一个大概的情况。在前些天,我到北京大学有一个MBA班,这些老总他们学国学的,就在MBA班他们学传统文化的,都是来自全国各地非常有钱的老总。他们花了很多钱到北大去学国学,学《诗经》、学《论语》,学这些东西。

我到那儿之后,他们给我一个话,我问他,我说「你们为什么到这来?我是做记者,我喜欢调查。你们为什么到这来学这个?听传统文化、听国学。」他们讲,「我们过去这些当老总的都在研究术」。术,各位老师都了解,术就是方法、手段。他说我们过去一直研究这个。学什么?跟西方的威尔逊,营销那是鼻祖,跟格林斯潘,跟华尔街,那会儿还没有金融风暴,我们是学这个。学得好像也不太好,钱花了不少。在中国他们企业老板发现效果不是特别好,现在我们到北大来花这么多钱,他说我们想学学道。我一听我就乐了,这是在座谈之前的一个交流。那我上去之后,我就跟各位这些企业家,很多,我就给他们讲了我的看法。我说「各位老总,你们过去学的是术,方法、手段,你们学营销。现在我坐飞机到机场,你们各位老师都有体会,那个录相是天天在放着,光盘的价钱卖得都很贵,教你什么?营销术。就是怎么把别人口袋里的钱,弄到咱们口袋里来,都是这种方法。最值钱的人、最有能力的这些人才,就是用尽各种方法、手段,无所不用其极,《孙子兵法》都可以用,然后汇总到我们的麾下,让我们的利益最大化。现在企业家术的方法学了很多,尤其学西方。那我跟这些老总,我就讲了我的看法,我上来我就讲,我说你们过去如果学的是术,现在学的是道,花这么多钱,那恕我直言,你们这种学法一定失败,肯定不会成功,而且没有结果。这些老总们都很不服气,为什么?你讲讲道理。我说这个道理就是国学里面的道理,传统文化的道理。什么道理?就是道和术不能分开。那各位老师可以体会体会,道和术不能分开。你手里有很多的技巧,有很多的手段,你真是三头六臂,那真是手段太多了,你的人脉很广。我跟各位讲那是术,那不是道,道是什么?道是规律。规律在哪里?规律在中国的老祖宗的精神里面。

所以现在我走到哪里,我去给他们做汇报。你看这次也是,我们讲弘扬中华文化,我有个体会,体会很深。大家一说到文化,我做记者我有这个体会,咱们想想,文化现在在社会上是个什么地位?有没有代表?有代表。你们在当地看到文化局局长,他说话不太管用,绝对不如商贸局局长管用。为什么?文化局靠后,社会地位很低。一提到文化大家想到的是什么?中华文化,古琴、书法、围棋,琴棋书画这一类,唐诗宋词这是中国文化?错了。如果中华文化用这种方式去弘扬、去继承,我们什么都得不到,我有这个问题。他们就问我,这些人就问我那你说什么是中华文化。我说我们现在这些人真是不肖子孙,就刚才像邱会长所讲,外国人讲看不起中国文化的,正是你们中国人。很多学者还攻击,我采访过很多学者们,他们确实是这个观点:觉得我们很是不错。其实他不知道,我们现在真的是不肖子孙。为什么?老祖宗讲的话我们都不懂,已经完全误解了。

文化两个字什么意思?不知道。就是琴棋书画,然后我们继承、我们发扬还是琴棋书画,完全错误。文化是教化!教化,化是改变,教是教导、教育。所以有这么一次盛会,什么目的?就是教化。就是给各位汇报,大家交流然后怎么样?然后化,譬如说我们每个人都像一块冰一样,它能化开,它变成什么?变成上善之水。现在我们每个人都不是冰,是石头,为什么?完全不懂老祖宗讲话的意思。我做电视节目,你们可以回去查一查,现代《汉语辞典)最新版的,你们可以查一查。我看的是九十年代版的一样,一千零六十二页,上面有个词叫什么?「人定胜天」。解释是怎么解释?字典解释怎么解释的?人的能力一定胜过天,一定胜过自然界。我们学这个过来的,人定胜天是这个意思吗?完全错了!解释老祖宗这四个字的语法都不对,不是人定胜天,人一定胜过自然界,不是这么个意思,语法都不对。学古文的,一看就知道这是讲不通的,但是被歪曲了。你看《汉语辞典》那是多少大师编的,错了,我们学这个过来的。老祖宗的话没听懂。

儒家讲人定胜天什么意思?人心,人就是我们社会上的人,每个成员你是做爸爸、做妈妈、做领导、做官员、做商人、做军人,社会各界人士这是人的意思。定,人心安定,还有个什么意思?安守本分。他定在他这个位置上,他是他,而且他定,人定是这个意思;胜天,就是这个力量,它能够胜过自然界的力量。你看人很渺小在自然界,但是人心安定,安定它有个标准就是各守本分,然后它怎么样?它的力量就是和谐,那个力量能够胜过自然界的力量。我们误解了多少年!从五四到现在,一直骂老祖宗骂了多少年。过去我也是不肖子孙,我也骂,我还觉得课本上教得对。其实呢?那你说这些东西有什么意义?一个词解对了、解错了?这就是我一个深刻的体会。文化它是教化,文化是价值观。我们为什么要在这批评?全国这么多的老师发心我们做义工,我们这么多热心的企业家,以这个慈善的行为来做这个事情,为什么?他们看到了中国的这个传统精神,中国这个传统的伦理道德里面有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道。这个东西你没有,会怎么样?灾难,两个字灾难,一定是这样的。

还有很多话我们都理解错了,譬如说「仁者无敌」,我们常说这个话,小孩子也说仁者无敌。其实真正意思是什么?孔老夫子讲,真正仁爱的人他没有敌人。不是说他能打遍天下无敌手,不是那个意思。他是没有敌人,仁者无敌,你还有敌人说明什么?说明你不仁。你看它是这个意思,它一句话就能教育你。像刚才在休息室我跟那个老师交流,我原来的名字,大家看到开会的会,社会主义的会,我后来学习传统文化之后,我就把后边这个会改了,改成恩惠的惠。就是什么?有句古话叫「惠以众生真实之利」。就是你陈大惠活着一辈子,要给人世间的众生哪怕是你左邻左舍,哪怕是你爸爸妈妈带来真实的利益。惠,就是我们讲商场里优惠,那种惠是这个意思,所以我把名字改了一下。我每次看到这个名字我就提醒我自己,要当一个好义工,当一个好记者,给大众带来真正的福祉、利益。我没白活,我没白当记者,没有白学传统的这些东西。所以这个名字,中国老古人他起个名字,都有很深的教育意思在里面。譬如随便讲张有德,他过去父母取名字叫张有德,他这个人他就不敢做缺德事,他做缺德事人家一叫他很惭愧。那他一看他自己名字张有德,我其实很缺德,你看,名字都能教育他。中国的一个普通的汉字里面,都有甚深的道理,但是怎么样?我们把汉字给简化了。

我去香港跟台湾的,本是同根生的同胞们,用两种文字,完全都不能交流,其实我们完全不懂老祖宗的意思。所以我的体会就是说,中华文化给我的体会,实际上它是价值观,这个价值观就是道,就是规律。这些东西如果你不掌握,就是两个字灾难,现在我们都看到真是这样。所以我今天就是藉这个机会,把我的这些体会给各位汇报一下。我就是觉得这些东西是了不得的东西,你如果不去深刻的学到这些东西,那就是灾难之路。譬如说四书五经,头一部经也是《诗经》,孔老夫子还批注《诗经》。非常有意思,我生活在北京我到书店去,北京最好的书店三联书店,全部的的书店我去了,我去了之后我想找最好的一个版本,最好的一个本子,找《诗经》,我就想看。我跟各位汇报过非常失望,为什么?那些《诗经》全是现在大家写的,但是我只看它头一篇,这头一篇我一看我就放那儿,我不买,为什么?他说错话了。《诗经》全都解释错了,专家都解释错了,国学大师也解释错了。我就放那儿,最后我走了整整一大圈没找到。你们有机会可以在青岛试一试,买《诗经》你们去看看。

什么意思?《诗经》的头一篇,「关关睢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每个解释,我就看它的解释,它解释什么?这是个爱情的民歌,它表现的是一对青年男女表达爱慕之情,辗转反侧。我马上就放下我不看,为什么?错了,完全错了。为什么?四书五经各位老师你们回去,各位同仁你们可以看看,四书五经讲的是自然界的规律,讲的是不要让人发生灾难,你怎么能够安守本分,你那个心怎么才能定下来,那是大智慧!经是经典,经史子集它比史记都靠前,那是经典。所以经史子集你看那个字,《四库全书》里面头一个排的是经,《诗经》排在头一位。我就想问一个问题,很想问这些,我有机会做采访,我一定专访这个问题。我就想请问这些国学大师,你们批注这本《诗经》,我就想请问,难道孔老夫子是个诗歌爱好者吗?他把民间的什么爱情诗歌搜集起来,然后弄一本《诗经》给大家看,这合乎逻辑吗?完全错了。《诗经》什么意思?它的每一篇诗我简单说,因为下面我们要说的比较多,这个简单只能提纲契领。它的每一篇都是告诉你怎么做人,现在大家口头上挂着一句话,人没做好。现在大家其实根本不重视,只是碰到缘分的时候,他才会说人没做好。实际上人不会做,怎么样?灾难。

所以《诗经》的头一篇「关关睢鸠,在河之洲」,它是告诉你后妃之德,它是讲这个,告诉你德行,男女之德。德是什么?道。我们刚才讲的它是规律,万物运行的规律。德是什么?德就是按照这个规律你去做。用现代话来说,就是你按照客观规律,你去那样生活,符合客观规律。这个大家都接受得了。你按照这个客观规律你去生活,怎么样?你就是有德的人,有道的人。我们现在完全误解,说这个女孩子好,你看她不当第三者,她有道德,不是这么个意思,完全误解,完全不理解这个道德是什么意思。所以说我开宗明义,就跟各位汇报这个问题,就是道和术有根本的区别,这两者不能分开。我相信各位你们很多大企业家,有很多聪明智慧,有很多手段和方法,学来了很多营销术,我还是在这儿奉献一个体会。所以你看我的一些劝告,有些大企业家,譬如像张瑞敏张总,海尔他们真的是有这个话,说我们张瑞敏张总只接受两家采访、两个人采访,第一个中央电视台陈大惠;第二个《南方周末》的一个记者,除此之外我们不接受。

你为什么能有这样的说服力?你说话得符合道。你们有机会可以去海尔参观,它边上有道教《道德经》里头的八卦图,我头一次去看就发现这个。这个道不是迷信,我们说它是糟粕,你完全不懂,你连人定胜天、仁者无敌,你都不懂,然后你就说它是糟粕。所以我们一直有个观点说,我们要用批判的眼光去学传统,那你永远都学不会,为什么?你傲慢,你有傲慢心你什么都学不会。你说我还想从传统的伦理道德里面能学到东西,不可能,为什么?你是以批判的眼光。你有资格批判吗?你都不懂意思你批判什么?三岁的孩子来批判一个有五千年历史的,这种教化、这种精神、这种价值观,你怎么有这个资格?所以批判没有资格,这是我做记者的一个体会。所以我就觉得道和术不能分开,你要是分开的话那必定会有灾难。我经常去大学做报告,有一次我去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理工大学也是名校。我到了校园里面,我进去之后我在那等着,还没到时间,我就看到学校的通道上有一对大学生,青年男女在那干什么?热烈拥抱。我在那离得挺远我就看着,我是个记者,我对一切都喜欢观察和分析。我就想他们是不是学生?我也不敢问他们,我也不敢打扰,我就看着他们。等他们拥抱完我就过去,我说请问三号教学楼怎么走?他说那边,那儿就是。我说你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他说对,大三的学生,我就知道他是大学生。

我到了教室之后上一堂课还没下,结尾了,老师也是女老师,讲得满头大汗,下边全是学生。这是个选修课,讲什么内容?预防艾滋病。这个课现在全国在教育部推动下,已经都进了学校,同学们听得也很认真。马上要下课了,这个老师她就讲了这么一句话,这女老师她很着急,她也很真诚,她说「同学们,你们在学校,一定要发生安全的性行为,你们一定要进行安全的性行为。」我一听,我又很受刺激。见老师下来我上去,我就把我本来要讲的放一边,我就把我的题上来我就改了,头一个问题,我做记者的发现问题我就想问。我就问同学们一个问题,我说请问各位同学,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三分钟没人回答我,博士生都在下面。我说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真没人回答。后来我就做一个调查,我到北大,我到其它的高校去问,每一次我问什么该是学生的样子,不知道,真是没人回答。我说这个问题很复杂?我说你们都大四,还有博士生,什么是学生的样子你不知道?真不知道。

前些天北京有一个,我不提具体的名字,很多校长在一起开会,把我请过去让我做报告。我也问了,我说什么该是校长的样子?什么该是老师的样子?还是没人回答。今天也藉这个机会,我还问这个问题,什么该是企业家的样子?我再问一个简单的问题,就是我出差去广东,我在中山大学做报告,下边也是很多企业家。我问了个问题,我说你们很多人都是为人父母的人,我请教你们什么该是爸爸的样子?什么该是妈妈的样子?你是老公,什么该是老公的样子?什么该是太太的样子?你给我讲,真的不知道。我就得出来一个结论,我是做记者我就得出来一个结论,一定这个社会还有我们的家庭,一定会怎么样?一定会有灾难。各位可以体会一定会有灾难,跑不掉。中国我们老祖宗讲,这叫失状,我们平时讲酒喝多了失态,这是失状,状态的状,就是我们自己该是什么样子不知道。做官员该是什么样子,当爷爷奶奶该是什么样子都不知道。所以我们要是想人定胜天,人定,我们现在理解它是讲和谐,人心都安定。现在各位老师你们回去都可以做一个调查,左邻右舍、周围同事都可以问问,朋友也可以问问,谁的心是安定的?你看这个人他心是定的,他心不浮躁、不焦虑,没有担心、没有恐惧我们找一找。从有文化的到高官,到贩夫走卒,我们到任何领域去问问,没有安全感,没有这个安定心,他定不下来。所以他做什么事情错误率都比较高,风险就非常大。

谁该承担?企业家承担。你当爸爸妈妈承担,你孩子出错,当然你承担了;学生出错,老师承担;大家都出错谁承担?社会承担,国家承担。所以我有个体会,现在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我那天去我问了他们的老师,本来送我,我说这个老师,这个校长,我想问一个问题,现在初中生堕胎,十二、三岁堕胎、同居。骂家长、打爷爷奶奶、骂老师,这些初中的这些孩子们。我说我想问这个恶果在初中显现出来,他的因就是他的种子,是不是在小学种的?他说你说得太对了,真是这样。非常可怕,这小学非常可怕。有一个,这是真事,一个男孩子跟爸爸妈妈讲,爸爸妈妈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班有个同学撞死了,出车祸撞死了,我又少了个竞争对手。我要是记者我就想问,我想问各位,如果这个话,这种没有人味的话,是你们家孩子说出来的,你还能坐得住吗?很多人都觉得这没什么,都这样,好了,灾难不远了。所以我就讲这价值观出了问题。现在的价值观是什么?竞争。孔老夫子是什么?温良恭俭让,礼让。所以刚才会长讲,说现在人家西方人说我们看不起老祖宗,还有人反驳。我承认我们真的是看不起老祖宗,我们真的是在数典忘祖,不肖的子孙。为什么?打个比方,各位可以想一想,温良恭俭让这是五种德行,也是五种做人的规律,你违反了这个规律,一定会有灾难。

所以说我们现在很多人,他们就真的是问我这个问题,说你为什么把那么多事放下,到处去给大家做这些报告,然后你要推行传统教育,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我说你为什么要学你知道吗?他说不知道,那些企业家他花很多钱他也不知道。我说很简单四个字,传统的伦理道德,传统的价值观,传统的中华精神、中华文化,教育、教化你学了有什么好处?就四个字,「趋吉避凶」。你的家庭、你的父母、你的孩子他们靠近吉祥、平安、健康、幸福;远离什么?远离灾祸,就这么简单。所以中国古人,我们很多人都把它错会了这个意思,都老认为说你看附庸风雅,文化一说你有钱,有了地位,有了车,有了房子,然后最后想起来我是不是该买两本书装饰一下,把这个东西当成点缀,完全是误解。他不懂,为什么不懂?没人教、没人讲、没人汇报、没人交流,没有人来组织这些真正国学的真谛,所以不能把它当成学术。那很多人说这是学术,错了,什么学术,这是你的命运,这是你家里面的吉凶祸福,还有比这个重要吗?

企业家夫妇两个跟我是好朋友,很有钱,楼上住三层,地下住两层,一家人住五层,好车好得我都叫不上名字来。她是真有钱,但是怎么样?我们关系很好,在一起吃饭,我们俩面对面这么坐。我就没想到她的葬礼是我主持的,想起来我就很难过,她的葬礼是我主持的。她当时在的时候,她根本就想不到这点,她很有钱。所以我由此就有个体会,你再有钱、再有地位,你保证没有灾难吗?前两天我去看台里一个同事,很知名的同事,我们讲癌症。胃里面长癌,我去看他的时候蜷曲在床上。那是叱咤风云的人,我们东方时空早一批,都是那个年代的创业者,他还是领导,你说名、利什么都有了,而且很年轻四十多岁。我去看他,他跟我讲头一句话,他说「我的胃已经切除,没胃了。」然后怎么?他说「我的小肠现在接上来了,用小肠来消化。」我说能行吗?那肯定不行,不是那个东西,它怎么能消化?他说我现在吃了就吐。我说你怎么得的这个病?他说不要提了,发现胃癌之前头一年,他说我跟你讲,我这个焦虑到什么程度?我给别人发一个短信发了多长时间?发了三个小时,就是为了措辞。你说我这个压力多大。所以我说不在道,你只有术,能没有灾难吗?所以有人说陈老师你说得太过分了,哪有什么灾难?你说这不是灾难吗?你再有钱,你再有身分,你再有名气,你再有地位,说走就走!你身体不跟你。你不在道中行,你不了解这些规律,你的身体受不了,你的命运也受不了,这是大问题,这难道不是灾难吗?他这个太太跟我掉眼泪,说不行了,现在已经到了什么结果了,那要是再扩散了人就,四十多岁是不是?

我们再讲孩子,像我出去给这些老阿公、老阿婆,给这些长辈做汇报,他们就讲,小伙子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吗?学这些东西、了解这些东西能避灾难。我说您老人家家里现在就有灾难,他说你给我解释解释。我说你去看,你们家人吃饭,饭碗里谁的饭菜好吃的最多?他说那当然我孙子。我说多大了?他说六岁,我说你离灾难不远了。他说为什么?我说你看这个孩子,好人是教出来的,坏人也是教出来的。各位可以拿家里,你们都是,咱不说是官员,也不说企业家,你们都是家长,今天我们交流就以这个为原点,你们一定有这个关系,一定有这个体会。这个孩子他从几岁开始懂事之后,大人,尤其现在一孩儿化,尤其我们大人不懂传统教育,他对孩子是什么?疼爱。把最好吃的永远放在他的碗里面,这是什么?这是对于孩子来说,他从小就建立起来什么?三个字价值观,价值观就这么建立起来的。他就认为天经地义,所有的人都是为我服务的,你再老他没有概念,这是我爸没有概念。好吃的给我,好穿的给我,我有要求必须满足,这是什么?天经地义的。大家每个家庭都在这么做。

这个老太太她就有点紧张,她说我们是这么干的,她说有什么问题?我说两个问题,第一个,这个价值观一旦在这个小孩脑子里形成,一旦有一天你不能满足他的欲望,而且孩子你不要看他小,你把他的欲望刺激起来,激发出来,他比你的欲望还大。「妈妈,我要吃这个。」「咱们家没那么多钱,吃不起。」「那不行,就是鱼翅,我们得吃鱼翅。」就那样你不给他,我说两种情况,头一种什么?他会怨恨你,他就认为你们一直以来都是对我这么好,怎么突然就不满足我了?他会怨恨你。当你不给他钱,不能满足他欲望的时候,他就怨恨你。怨恨你他怎么表现?轻的,我亲耳听到,踢爷爷奶奶,几岁?四岁踢自己的爷爷奶奶。这次我来青岛有老师给我讲,妈妈给他凉了一杯热水,等着孩子放学。这孩子应该是不小,这水有点热,这孩子回来之后,也是没有生活常识,这也是观察不到,拿起来就一口,很热,烫到了,这个儿子一下就把热水泼他妈脸上,说了一句话「你想烫死我!」这就是怨恨。怎么?你对我服务不周到,我凭什么不恨你?标准是谁建立的?价值观谁给的?你亲手教给他的,他就恨你。恨你之后他就表现出来,表现出来就怎么样?我想踢你、打你、骂你,然后怎么样?杀你。

所以现在我们在报纸上看,前两天我刚刚看到,未成年人伤害父母、殴打家长的事件,成上升趋势,头版大标题,这是灾。你说这不是灾难吗?他把爷爷奶奶都杀了,你还说这不是灾难。为什么?抓起来警察问他为什么?不给我买手机。说我们知道给你买了四个手机,那不行,还有个更好的。哪有那么多钱?那不行,几个小伙伴合伙,一起上,把钱拿走了。他死了无所谓,他就认为这是天经地义的,这是第一个灾难。第二个灾难自杀,你辛辛苦苦把他养大,这个孩子他也不打你,他也不骂你,他心里恨你,怎么样?门一关不跟你说话了。太多了!第二天一看窗户开着,孩子跳出去了,已经自杀了。写了封遗书「妈妈,我恨你们。」你还活不活?八岁、十二岁都自杀上吊,我们看这新闻。你说你家里老人还活不活?所以我给这些长辈们,这些阿姨们讲,我给她们讲完以后,她们过来就拉着我的手很激动,七十岁!跟我讲「小伙子,我长这么大,这一辈子没人跟我讲过。」所以我更加坚定了我做义工的信念。

现在真正的问题不是说缺钱,家家户户好吃的也有,问题是没有道!所以很多家长到处去学,给我的孩子报这个班,学钢琴,学这个、学那个,孩子将来他杀你、他自杀!你怎么办?所以说价值观决定什么?决定吉凶祸福,价值观就是传统的伦理道德。所以孔老夫子讲「温良恭俭让」,孔老夫子有这五德,这五德就是规律,做人就应该这样子。所以我们这些做后人他不了解,他觉得好像我们孔老夫子也很奇怪,他是没钱,他穷,他在那俭朴,温良恭俭,俭就是俭朴,他为什么要俭朴?他不懂为什么要俭朴?俭朴是真正的自然规律。现在是什么?现在消费是真理,这能行吗?

大学生现在的问题就更大了。我去北京中医药大学做报告,学七年,他们学中医七年都在下边,很多。我就看着他们聊了几句,我说我看到你们,我就知道咱们国家中医没有希望,没有前途。他们就很受刺激,我一讲他们就很不服气,陈老师,你凭什么这么讲?小伙子站起来。我说你看你头发是黄颜色的,你们这里的还有这个脸上,那叫什么?钉钉了,耳朵、鼻子上面有钉,舌头上还有钉,这个钉、那个钉,然后你有英文名字,你叫Mary,他叫Jack,一张嘴就是Hello,然后一放电话就是bye bye。家里有宠物,宠物叫Elizabeth,你最喜欢,买的都是圣罗兰,你戴着戒指,你过圣诞节,然后你往那一坐你说我是中医。你怎么能是中医?你想我不是说不讲道理,传统文化最讲道理,我给他们一讲,他们听了之后也挺气的确实。后来就站起来,有一个女生就接话,她说「陈老师,真的像你说的那样,我们很没有希望。」我说为什么?这是大学生亲口跟我讲,学了七年,他们到第七年到医院要去实习,现在中医院坐堂的中医,中医我们讲的坐堂医生,他坐在那干嘛?病人来了,来了之后先开单子,让这个病人先干嘛?所有的中医全是,北京可能这样,其它地方我不了解,应该是全国都一样。开单子让病人先去做CT,去验血,你是中医、还是西医?

中医,我就在那坐着,我就跟学生们讲,我说你们不像中医,为什么?因为你首先不是个中国人。你连中国人都不是,你怎么能说你是中医?不合乎逻辑、不合乎道理,七年白学。她说我们真的白学。现在我们一去往那一坐,门口写着中医,一进来之后先让做CT、验血去,这不是中医该干的。我就跟他们讲,中医四门学问望、闻、问、切,头一个望,你们还不如我。我是做记者出身的,我经常出去做曝光的新闻。我往这一坐,灯一架,两个椅子往那儿一摆,这个嘉宾很有可能是个贪官,他有可能是个坏人,有可能是个犯人。他有的时候他会骗我,他不会那么乖乖的就告诉给你,社会大众事实真相,他会骗你这个记者。记者是什么?公器,公就是社会大众那个公,公家的公,器是器皿的器,公器,你得有这个本事。所以我做这么多年记者我有这个本事,这个人一来,我看他一眼我就能知道个大概,坐这说不到一、二句话,我就知道我今天这个采访有哪些问题我该问,有些问题可能问不了。很短的时间你就要做出这个判断,这是什么?这是功夫。

我说你们知道中医怎么看病?中国的老中医,我讲的这是传统,他往这一坐桌子上什么都没有,顶多一杯茶水。病人来了,来,坐这儿,病人一看他病好了一半,为什么?你看这个老中医红光满面,非常慈祥,非常祥和,气场好、气氛好。你一见他心情好。现在你到医院去看,你看这个医生,你愈看他愈像病人,你找他去看病,他甭来给你看病,你看他脸色也不好,气急败坏,他还心里想着股票的事,他给你写药方,你就站起来我还有事,我不看了,为什么?你对他没有信心,无论中医、西医现在全是这样。他现在只要不害你,不给你多开药,你就非常感谢他了。现在就是这样,只要他不害人,就是我一开始所讲的,人每个岗位,每个身分,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子。都是什么样子?都成了商人,商人还不是好商人,都是骗人的那种人,骗人钱的。现在人都是这副模样,你看了谁都不放心。

现在大家都住楼房,街坊四邻谁也不认识,七、八年也不认识,不知道对门是谁。我们坐电梯里面,我学了儒家的这些传统文化之后,很懂礼貌,在电梯里面就跟老阿姨一上来,我冲她一笑,她吓一跳。现在就是这样,陌生人你冲她一笑她当然害怕了,她不知道你什么意思。所以我从安徽庐江回来,庐江汤池有个传统文化教育中心,我在那鞠躬鞠得我非常好。因为鞠躬它和你自己人的本性是吻合的,你给他鞠一躬,你不恨他,很美好。那小孩子给你鞠躬一派祥和,人定,真的是有力量。回北京,我可不敢给人鞠躬,怕真的会把人吓坏,给人家吓坏了,那不就违反了咱们仁爱的基本原则?没办法!所以在中国你做善事,你做点好事,懂礼貌,仁爱,对人微笑,现在不行,现在真的是这样。所以说我现在就体会到一点价值观坏了,真的是价值观,价值观一坏,学生学什么都有问题。我就给他们讲,我说你们现在不就是想要钱吗?我怕他们对我没有信心,我跟你们讲,2000年没多久的时候,做电视做市场化,那会我参与,我主持一个小时的访谈,新闻访谈,在外边发行量很高,收视率很高。因为他们喜欢听我提问,它能赚十万,给我多少这个报酬?我主持一个小时六万。什么时候的价钱?2000年多一点。

我现在去跟大学生,我跟他们讲,我说你们不如我有钱,你们也不如我有名。但是我告诉你们,我说按照你们现在这个方向去发展,你也不可能有钱,你也不可能有社会地位,你什么都得不到,为什么?你没本事。你所学的都是什么?都是现在大学老师们权威教的,你怎么才能三分钟搞定他,就学这个东西,都是术,没有道。道是什么?我跟各位讲,道其中有一个是什么?就是志气,就是人得有骨气。所以朱镕基总理过去讲过一句话,我印象很深,他给官员题词几个字「少吃肉,多长骨头」。我印象很深,什么意思?你得有志气。现在家庭教育就出了大问题,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那些孩子们每天要的都是名牌,沉浸在享受当中。将来这个孩子,我就可以说有这么一个判断,你们在座很多都是孩子家长,这个孩子如果是这样过来的话,我有个判断他一定将来没有志气,人要是没有志气一事无成!你给他送到哈佛,你给他送到美国,送到海外,你给他留一大笔遗产,他怎么样?纨绔子弟,把这个家败光了,最后给你惹一身祸。志气是从哪里来的?从温良恭俭让来的。他不俭朴,他天天享受消费,妈妈,我要消费,我要天天吃好的。好了,他没有一个俭然后怎么样?他就没有志气。这是我的一个体会。

所以我刚才讲到中医,坐堂的老中医他坐在这里怎么样?他就有这个本事,他真的是一看你他就知道,你还没说话,「昨天吵架了?」真吵架了。「回去多喝点菊花就好了。」你一回去,真的好了,多少钱?两毛钱。真正悬壶济世他有道在里面,而且他有本事。他那个本事从哪里来的?各位注意,中医桌子上没有仪器,他不是给你量血压,给你弄出点血来给你量你的血色素,他不是这个样。望闻问切,这本事从哪里来的?从他自身里来的。所以中国传统的智慧里面它讲什么?它讲一点向内求,它不向外求。它永远是从自身找出来一种力量,一种本事。我们现在都是怎么样?向外找。这个医院的院长领导来视查、来介绍,我们这个地方六栋大楼,全是最好的设备,德国的设备、法国的设备,错了!中国老祖宗,就只有一个人坐在那,能治很多人的病,张仲景、华佗、扁鹊,怎么来的?什么仪器都没有。中国人最高明,他那个智慧太高级了,就是我们现在不懂,为什么不懂?断了五代,从清末就断了,从慈禧太后就断了,那是亡国之君。就一直断,然后就骂,然后现在就误解。整个我们现在就学西方,学西方怎么样?就是拼命的物欲、物化。物化在前面,一切都是物质化,然后增长人的物欲,最后怎么样?我告诉各位一个结果,人的能力大幅度的降低,人的灵知灵性,人自身的智慧和他的能量,和他的力量完全退化了。你坐在那儿就是个傻瓜。

所以我就跟那些大学生讲,你们坐在那什么都不可能给病人看,为什么?你没有这个能力。因为你没有通过道来把它给锻炼出来,给培养出来,给它保持住。你没有,没有人教你,学的全是西方,西方是通过科技,通过外在的这些物质的科技手段。科技才三百年,中国五千年,我就跟他们讲,我在中山大学,他们有人提个问题,「陈老师,我还是觉得美国好,说上月球就上月球,人家科技真发达。」我说你!现在(我也和他讲理)我们大部分都是不肖子孙,为什么?对老祖宗不了解。中国诸子百家其中有一个人是墨子,我不记得是不是山东鲁国这一带人。墨子在春秋战国时期两千多年前,他做了个什么东西?他拿木头,小木头片他做了个飞鸟,小鸟。当时没有任何机械设备,没有什么汽油这类,这个飞鸟,墨子能够让它在天上,飞三天三夜不落地,墨子有这个本事。所以有人说这是传说,我说你看四大发明你怎么不说是传说?我们的智慧太高了,但是我跟你讲墨子他不用,他有这个本事但是他不用。所以我真的看到了山东,那可能是泰安的一位教授写的一本书,研究墨子的。他就有这么一段评论,他说我们的老祖宗,这个墨子真是愚钝,他要是当时把这个小木头鸟,要是继续研究下来的话,没多久第一个上月球的就是我们中国,不是美国;研究航空飞机的是我们中国人,不是外国人。我们的大学教授,墨子专家都这么讲。错了!

墨子真的是讲过什么话?他的学生也模仿他,也做了这么个东西,墨子就跟他讲「奇技淫巧」,就是小技巧。你学这个、做这个东西,还不如怎么样?还不如给一个农民家里面,做一个推粮食的车。为什么?这里面就有太深的道理。这就是后来我学了传统文化之后,我的一个体会,科技无限的去发达,无限的去推广、推进,人类一定毁灭。汤恩比博士讲的话,在七十年代就讲的话,因为什么?科技它是一种手段,它有一种什么功能?它能服务人类的欲望。这个欲望被无限的刺激,人的欲望无限的膨胀,他就彻底不懂得道,他就不按照道走,他就随着欲望走,然后怎么样?就毁灭。中国老祖宗早就有这套本事,孔明(诸葛亮)木牛流马,为什么他做完了之后那么先进的工具他烧了,毁掉,为什么他不要了?墨子为什么不让后代的学生,去研究这些东西?高科技还不如做个农民的牛车?他在道中行!道中行有什么好处?与天地万物共生、共荣,没有灾难。绝对不是落后,这个我是体会得太深。

原文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d2c6250100fln3.html

《胜读十年书——陈大惠演讲(一)》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