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之肆

打开博客,搁置一年多了,页面模板还是当时为迎接虎年而换上的,写点什么。一年多里可以发生很多事,由一些事产生的影响可能伴随一生。

去年的这个时候,差不多大三的暑假快结束,呆在北京,并没有急着回学校。那时,一切还是未知数,会有人不断问你毕业了有什么打算,我没有确切的答案,只是不断的学习英语,为10月份的托福做准备,一边又不断地匆忙着项目,强化自身的专业水平,为找一份喜欢的工作做准备。

那时候的生活及其简单,上午在苏州街马老师那,下午去魏公村备战考试,每天来来回回既忙碌又自在奔跑着,却没有想得太多,估计那时还没有太多的压力,有时候坐在大教室,直接趴在桌上睡觉,坐我旁边的朋友会纳闷,花钱来这睡觉的么,偶尔会叫醒我,偶尔也会互抄对方的笔记。那时候我们一排一共四个人两男生两女生,有两位是在北京这边读书,大二刚结束,另一位是美国回来高中毕业的小孩儿,四个人一起有说有笑各种有趣,两个男生上课玩水果忍者,对方表示不屑更多的是互相的八卦对方,晚饭时间再派两个男生下去弄吃的。水果忍者的最高分就是那时候拿到的,直到今年7月在去青岛的绿皮车上才破了那一次的记录。我始终觉得那段时间是我在北京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后来,我们三个还聚了一次,在农大吃自助火锅,还是有说有笑的默契,很开心。

那个暑假还发了7年未遇的高烧,幸好当时有YY和NN在,记得还是被那俩扶着去楼下的同仁堂看医生,那时整个人已经完全的虚脱了。NN在我那的那段时间,我们一到晚上会下楼去麦当劳吃东西,因为晚上10点学生证可以打半价,两个人都吃得很high,甚至NN回来直接就拉肚子。

暑假结束9月份,回到了学校,开始正式进入大四的生活,除了一大堆要办的手续,平时也还是很忙碌,党宣,学工和团队的很多事情仍需要花时间去处理。那时候距离托福考试只有半个月,半个月可以做很多事,我却没有做到该做的事。考试前夜想着必须进行一次模拟复习所以没敢睡,但直到第二天天亮,发现还有太多之前准备的资料没有时间去看了。我一边跟晚我两个月考的室友DB说,怎么办?我要去当炮灰了,然后又想,没事,什么样的结果都已经是必然的了。歇息一会儿拿上装备急匆匆的奔赴考场。大概后面DB也是这样步了我的后尘吧。考试结束的当天,心里估摸也知道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考完后T老师还问起,我只能说不容乐观,心想不能让老师为我耗费太多的时间精力了。期间,学校那边的领导老师问我是否有留校的意向,那样可以直接的边读研边工作。可能那时候,还是对未来的一切都没有确定,工作或是继续学习,一直在两个方向中取舍着。但始终没有想过留在学校,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随后,差不多10月份,把所有事情都交接完后又回到了北京。

那时候开始做也是现在正在做的项目ting,记得导师跟我说,作为一个新人,能一开始就接触一个全新的项目,从MRD到产品成型的整个过程会收获很多,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那时候觉得一切都是新的,也能满足我当时的求知欲和好奇心,比维护一个旧的项目对我的吸引力和挑战性都更大。公司的同事都很友好很亲切,加上公司的文化和氛围都比之前想象的要好,最主要的是我的导师,他教了我很多东西,非常nice很追求完美的一个人,他让我对这个团队充满了感情也对这个产品充满了期待。我们做自己感兴趣的研究开发一些新颖的小创意与大家分享,他让我觉得工作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还有我们组的其它同事,虽然那时仅仅只有四个人,却相处的非常融洽非常和谐,甚至让我感觉是迄今加入这个团队以来最美好的一段时间。也就是那时候工作和求学的平衡开始逐渐的打破。于是,忙碌的生活逐渐的开始了,由于初期只有四个人,其实分担下来的东西也还是比较多的,但那时候完全没有觉得累,充满了奔头,每晚可能会自觉地到9点10点才回家。效率也很高。

等5月项目上线,我也回到了学校,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还是在极度的忙碌中度过,报考了耽搁了两年的驾校,然后写论文,加上各种关于毕业生的讲座,分享。本科的论文很好应付,但我们的老师却容不得我们马虎,来来回回无数次的批注修改,到最终定稿才松了一口气,到最后还得答辩,答辩被答了两次,意外的得了校一等奖,报省里评优,结果未可知。就这样在众多学弟学妹的目送下,跟最好的朋友们嘻嘻哈哈的过完了大学校园里的最后一段值得一辈子怀念的美好时光。

现在毕业两个月,其实不知不觉我已经呆了公司一年了,这个时候会有跟我那时一样的新人进来,依稀会想起去年这个时候自己的样子。我们组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多的新同事加入我们,在众多的同事看来我也许还只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或涉世不深的新人,但知道这个时候却已经不许自己自诩为新人了,至少曾经共事的同事都没有再把你当新人。

一直想求变,让生活充满新意和激情,不喜欢一成不变的样子或安于现状的生活。自己却在不知不觉中似乎处在了这种自我的困境中。是不是最可怕的事情已发生,开始逐渐变得安逸。大四下有一段时间想过去做一件很有挑战的事,那样是不是就迎合了自己的求变心理。也许不然,对这个问题,跟很多朋友商量后的结果不置可否,我想只要一直在谦卑的学习着一直在填补自己无知的沟壑那就是在变,那会是一种质变。最终决定留在ting,对ting已经产生了浓厚的感情,倾注了工作的全部,它是我进入公司从零到最终成型的一个完整的项目,像一个一手带大的孩子,希望它有一天真的能展翅高飞了,那么所有一切都值得。

搜看了一两年前写的文章,那时候才是真正的云淡风轻,是吧。。。

黑色绷带 (2008.10.5)  http://blog.anymoore.com/black-belt.html

最近看的书 (2009.08.22 )  http://blog.anymoore.com/recent-reading-august.html

准大三生活 (2009.08.20)  http://blog.anymoore.com/pre-junior-life.html

2009年12月12日 (2010.1.1)  http://blog.anymoore.com/2009-december.html

2010毕业生论坛,离别时 (2010.06.10) http://blog.anymoore.com/scuec-2010bye.html

《大学之肆》有7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